当前位置:言情小说吧>女生耽美>当审计成为皇帝后> 哄我,我生气了[VIP]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哄我,我生气了[VIP]

第75章 哄我,我生气了

  李崇只要知道这人可能直接给他来个先斩后奏他就气的火冒三丈,宋离拉着他坐到身边,和缓了语气哄着他:

  “哪会啊?我做什么自是要和你商量的。”

  哼,今天明明就是他撞见的他才肯说了实话,毫不客气地控诉:

  “花言巧语。”

  宋离忽然倾身环住了李崇的腰身,有些苍白的指尖摸了一下眼前这人好看的唇形,李崇甚至能清晰地闻到那人沐浴后熏香的味道,就听耳边那蛊惑人心的声音响起:

  “哪个男人不花言巧语?”

  李崇简直要吐血:

  “你听听你说的是什么?渣男语录吗?我告诉你,这件事儿你别以为能用美人计唬弄过去,我说不行。”

  下一刻有些冰凉的唇便贴在了他的唇畔,李崇此刻却是一副不为所动,坐怀不乱的样子,不躲闪也不回应:

  “顾亭说,江南温度合宜,我肺脉不好到江南反而有益身体。”

  又是顾亭,顾亭还这是块儿砖,哪里有用哪里搬。

  “我不反对你炸死换个身份,但是巡盐务你想过没有要牵扯多少事儿?要得罪多少人?”

  历朝历代盐务都是个垄断行业,那些盐道上的人各个肥的流油,贩卖盐引,官商勾结,里边的水不是一星半点儿的黑,他之前光是看从前的折子,每年都会有寻短见自杀的盐道官员,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这是说寻就能寻的吗?

  宋离看着李崇气的瞪大了的眼睛更像一只炸了毛的猫儿,他抬手像是每次安抚福宝那样在他披散在身后的长发上抚了抚:

  “盐务是赋税大头,如今国库空虚正是需要酷吏来整顿盐务以充国库,直廷司督主这个名头虽然名声不怎么好听,但是论起威慑我可比那些巡盐御史叫他们惧怕多了。”

  李崇哪还听不明白他的意思,理清盐务非非常手段不可,一般的官吏根本就不敢

  按着往年考生的规矩,中了进士的举子要登门拜谢考官,周书循这些个日子也是半点儿闲工夫都没有,陛下赐了宅子他忙着修缮置办东西,要赶紧搬进去,不然显得辜负皇恩,而那些一并科考并未中进士的考生也陆续离开京城,大家也是同窗一场,他少不得要去送行。

  最重要的自然还是上门拜会主考,他自然不好单独去,便递了帖子给了文秋贺和荣庆成,三鼎甲约好了时间拜会考官,竟是忙的脚都不沾地儿,以至于连进宫的功夫都没有,因为这一日下来皇宫都已经落钥了。

  拜会了主考之后按着规矩还要拜会殿试阅卷的几位大臣,文秋贺在三人中年纪最长已经三十有四,他主动开口:

  “按着道理,明日我们要拜会殿试考官,其中岩阁老为当朝首辅,理应最尊,焰亲王虽位列一品,不过陈尚书到底是历经三朝的元老,我们还是应先拜会陈上书为宜,二位觉得如何?”

  荣庆成面上不显,心中却知文秋贺是要到吏部任职的,这才将先巴着吏部尚书陈文景,不过说到底陈老的资历就是入阁也是不差的,他便也没有说什么。

  周书循自只想着拜会的时候可以直接见到哥哥,雀跃的心思根本就压不住,况且哥哥递信进来倒是也说要以陈尚书为尊。

  想到这里他自是没什么意见,却还是多问了一句:

  “那后面三位考官呢?”

  文秋贺笑了一下:

  “那自是先拜会两位大学士,宋离乃是内官,哪能放在翰林学士之前?”

  周书循的脸色顿时有些凉意:

  “宋督主有救驾之功,又是先帝任命的辅政大臣,如今更被晋为从一品,放在最后拜会不妥当吧?”

  文秋贺看着周书循心底便压着一股子憋屈,他是状元,但是这些日子在京中,无论是民间还是朝堂这周书循因是周家后人处处都压他一头。

  甚至有传闻说,这状元本应该是周书循的,是因为陛下瞧着他年纪最小,又体貌俊美,这才特赐探花郎,好似他这个状元是捡了旁人不要的剩一样。

  如今他眉峰一挑:

  “探花郎这话说着就有失文人风骨了,我等敬厚考官,乃是瞻仰其学识,仰慕其圣贤,岂可唯官职品阶论高低?翰林学士乃是清流榜首,理应为我辈楷模。”

  这话听在周书循的耳中好似说翰林为清流,他哥便是内官佞臣一样,他一贯便是唯事论礼,从不觉得他中了科举便要以清流为自我约束的模子,翰林院的士大夫自然品行高洁,志趣高雅,但是光有这些就能除奸佞?兴邦本?振社稷?

  在他看来那些空谈论调的翰林学士绑在一起也没有他哥对大梁的功绩大,眼见着两人就要对上,荣庆成忙出来笑着缓和了一下气氛:

  “文兄说的在理,不过周兄也无错,这六位考官皆是陛下股肱之臣,谁人的功绩我等都要瞻仰。

  不过我听说宋督主上次救驾伤重,在宫中休养,也不知我等是否方便拜会,倒不如明日先拜会了两位大学士,待后日大朝会后我等进宫,才好拜会宋督主,二位觉得可好?”

  他这样说是给了两人留了台阶,周书循自是不能驳了他的面子,只能这样答应下来。

  直到回了府中,才一屁股坐在桌旁灌了三碗凉茶,林成进来忙按住他还要去倒水的手:

  “小祖宗啊,这凉茶能这么喝吗?这是怎么了,和谁置气呢?出去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

  周家平反,小公子高中,林成只觉得崽没有比这更好的日子了,周书循却忽然看向他:

  “林叔,我替我哥委屈,不平,凭什么啊?那些翰林院只会编书的几个大学士,就因为有学问,品行高就能踩在我哥头上?这么多年我哥为朝廷做了多少?他们一个半点儿无功绩于民的人凭什么可以那样看他?”

  林成知道他这是在外面听了两分风言风语,心里不舒坦了,只是此事他也无从开解。

  这个消息没过这一晚便由张冲传到了李崇的耳朵里,李崇“啪”的一下便撂下了手中的御笔,脸色很是难看,张冲忙给他上了一杯茶:

  “陛下息怒。”

  李崇似笑非笑:

  “息怒?怒从何来啊?怒朕亲自点的状元如此深明大义吗?五品的翰林学士都能越到从一品大员的前头来了?”

  “这是怎么了?瞧着一肚子的气啊。”

  一个清润带笑的声音从外间传了进来,正是刚刚从御花园回来的宋离,这几日他身子见好,外面也暖了起来,便会时时去那边坐一坐,这回来就碰到李崇发脾气。

  一身千山翠色的罗纱衣罩在华青为底的锦衣外,腰坠一块儿白玉镂空文佩,倒是显得整个人少了几分从前冷厉和郁色,反而多了和润高华,李崇见他进来就从桌案后转了回来,目光示意张冲,张冲这才将方才禀报之事又报了一遍。

  宋离忽然抬手掐了一下李崇的脸:

  “嗯,瞧着你,我大概也能想到小安是何表情了,朝中文官瞧不上我这阉人出身也不是一日两日,其间内情他们不得而知,自是看我如奸佞。”

  李崇一把握住了他的手,拢在指尖,心中一股火压不下去:

  “亏我当时看着文秋贺写的文章还多有些实干性,却不想这才几天的功夫,朝中六位大臣的排序在他那里都颠倒了一轮,陈尚书固然是三朝元老不假,但是阎毅谦难道就不是历经三朝了?若不是给他放到了吏部,想着这一会儿就巴巴拎着东西先去巴结阎毅谦了。

  两个五品翰林都要越到你的前面,这是在打你的脸,不行,朕可咽不下这口气,张冲...”

  他正要叫张冲将那新科状元郎宣进宫就被宋离给拦下了:

  “好了,好了,多大的事儿也值得折腾,你有这个功夫倒不如陪我将午间那画给画完,这里没事儿了,下去吧。”

  这话是对张冲说的,张冲看看陛下再瞧瞧宋督主,最后还是退下了。

  李崇忽然将人抱在了怀里,什么也没说,只剩无言的心疼和愤懑,既不甘又无奈,宋离轻轻环抱了他的身子,在他的鬓边亲了两下:

  “世人拙见与我何关?这宋离原也不是我本身,只不过是个戴了十几年的面具罢了,在朝中人的眼中,我提领直廷司,爪牙暗探无孔不入,昭狱鬼神都俱,在这名声上自是不能与清流士大夫相提并论的。”

  这原本是安慰李崇的话,却凭白让他心中更加不平:

  “就是因为你做了这么多年的宋离,违心忍了这么多年,你付出的比那些个编书的士大夫不知多了多少,他们一个于天下什么功绩都没有的空谈论调者怎么也敢瞧不上你?”

  宋离隐忍,化出了一幅狠厉阴郁的面孔苦苦维系着朝中的平衡有谁能看见?他制衡了王和保这么多年,暗中保下了多少有志的朝臣又有谁能看见?他们只看见了他身体残缺,只看到了内官走在堂前,便如此蔑视,凭什么?

  李崇忽然看向他,定定出声:

  “我们不忍了,你的身份也别换了,纵使你不愿再做回周墨黎也无妨,我将先帝的遗命公开,便叫所有人都知道,你做的这些都是奉先帝遗旨。”

  从没有一刻让李崇觉得宋离受了这么多的委屈,他凭什么要这人躲,要这人换个身份,他就做宋离,他看其他人能怎么着。

  宋离看着他一幅立刻就要冲出去下旨的样子心中又暖又觉得窝心,却还是顺着他的头发哄了哄:

  “先帝的遗旨不过是口头遗命,就算从你的口中说出来朝中质疑者也会众多,若是来日我们的关系公开,还有何人会信这一封圣旨所言,他们不但不会认为我是奉先帝遗命做事,反倒还会觉得这一切都是你的私心。

  我依旧是惑主的奸宦,而你会是一个受宦官挑唆,內惟不端的帝王,憬琛,你想做的事还有那么多,你合该是大梁的中兴之帝,不该为了这样的小事儿而于史书有亏 包/div>

  见李崇还要反驳,宋离却忽然按住了他的唇:

  “况且,我实在是累了,不想再活在一副面具之下了,这三十年,孩童那十几年我是按着父亲的期望过的,若无意外,我应当也会按着他们的期许,参加秋闱,参加春闱,然后或许榜上有名,规规矩矩做一个守土一方的好官。

  后十几年,我日日戴着宋离的面具,我为了周家能平反,为了心底对朝堂的那一丝责任,扮演一个心狠手辣,锱铢必较的宦官这么多年,但是如今,我有幸遇见了你,我想有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做我自己,憬琛,便当是成全我吧。”

  宋离的声音低缓沉静,似乎一汪静静流淌多年的古泉水,细默无声,却带着沁人心脾的醇厚,让李崇想拒绝想反驳都无从谈起,他轻轻地捧着眼前人的脸:

  “真的吗?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不要勉强。”

  宋离扣住了他的手,在他的指尖轻轻落了一吻:

  “自是真的,你和我说了那么的想法,那么多的宏图伟业,那些新奇的事物,我也想尽一份心力,这些个日子脑子里倒是没少转生银子的道道,想着日后为你打下一座银库,怎么会勉强?”

  宋离越是说,李崇越是心热又心疼,更是抱紧了他的身子:

  “以后你就是银库,那我可得服侍好了。”

  连宋离都不知道这白日里两个人是怎么滚到榻上去的,这几日李崇总是格外黏他一些,思及他是不舍分别,他也舍不得推开,难得白日陪着他胡闹。

  第二日,周书循三人拜会了岩月礼后便到了陈文景的府上,陈文景的目光几乎是一直落在周书循的面上,刚及弱冠的探花郎,丰神俊秀,眉宇间一股子清正之色,他忍不住地抚须赞叹:

  “嗯,有几分你父亲的风骨,无怪呼能写出那样切具实务的策论来。”

  周书循立刻站起身回礼:

  “是尚书大人谬赞了,晚辈实不敢当。”

  陈文景却开口:

  “我与你父当年虽不是同年却也相交甚笃,当年一事是我无能相阻,这些年对你也未曾照料,难得今日相见,尚书大人未免太过生分,按着我与你父亲的交情,你叫我一声伯父也是当得。”

  陈文景对周书循极为亲厚,文秋贺面色微紧,倒是荣庆成不甚在意,反倒是坐在一旁吃茶瞧着,时不时附和一句,陈文景特地留了三人用饭,午后以叙旧为由单独留下了周书循,叫来了家中几个子侄与他介绍:

  “你初到京城,想来对京中也不甚了解,子墨和子冉与你年纪相仿,你们倒是可以多走动些,让他们两个多带你认认人。”

  次日之后,朝中的人都知道陈文景的两个嫡子带着周书循到从前与周大人相熟的府上走了一圈,明眼人都瞧了出来,这位六部之首的尚书大人对周家这唯一的血脉颇为照料。

  待到朝会之后,宋离果然收到了三鼎甲的拜帖,他自是不好在正阳宫见他们,便提前去了直廷司处理政务的弘文阁。

  这还是自周书循高中之后两兄弟第一次见面,宋离虽然未着朝服,却也换了一身墨色纹蟒的常服,文秋贺虽然之前和周书循口尊圣贤,但是真到了宋离的面前倒是也绝不敢怠慢。

  周书循急着打量了一下眼前人的精神和面色,瞧着倒是比上次见着的时候好些了,心里也想着这几日朝中都流传的陛下清了宋离的兵权,有意清算的话。

  这几日他也瞧出来文秋贺颇会做人看风向,那日直言要最后拜会他哥,恐怕也是受了这些话的影响,他只要一听到这话便觉得哥哥在宫里实在是不安全,脸上的神色几经变换。

  宋离着人上了茶,他坐在上座客气地与状元和探花勉励一番,抬眼便看到了自家弟弟在那神游天外的样子,他抬手撇了一下手中茶盏上的浮沫,抬眼道:

  “听闻陛下赐了探花郎一栋宅子,可开始修缮了?何时乔迁可要递份帖子给本座。”

  周书循这才回神,和他哥说话也忘了回礼,更未曾用敬语:

  “开始了,月底就能搬了。”

  这生硬的回话,让文秋贺都转头看了他一眼,不等说什么,就听到了外面的唱喝:

  “陛下驾到。”

  三人立刻起身,宋离也撂下了手中茶盏,扶了一下桌几起身相迎,李崇一身明黄色龙袍,眉眼间自带一股威势,入内瞧见宋离躬身迎候,下意识便托了一下他的手臂:

  “督主身子不好,快免礼吧,你们也起来吧。”

  他随意摆手叫了这几人起来,便直接坐在主位上,手还不忘将宋离往身侧的位置上送了一下,让他坐下,周书循此刻也有些紧张,毕竟伴君如伴虎,现在李崇看着是对他哥挺亲厚的,但是谁知道前几日的那封圣旨是不是别有心意?

  李崇抬眼扫过眼前三人不知是否有意地开口:

  “朕昨日与督主下棋,还以为你们从陈府离开就会进宫呢,督主听闻状元郎善棋,倒还想着与你手谈一局,却不想你们没来,倒叫朕这臭棋篓子和督主下了半日。”

  宋离听着身边这人信手拈来的扯谎轻抿唇角,却也不曾多说什么,抬手给他斟了一杯茶,眸光似有若无地瞟了文秋贺一眼,却只和李崇道:

  “陛下尝尝我这儿的茶可和胃口?”

  李崇很是给面子地执起杯子,文秋贺却已经被李崇那话吓的脸色都白了,立刻跪下请罪:

  “是臣听闻宋督主为救驾重伤,于宫中休养,怕昨日太晚扰了督主休息,这才想着上午前来。”

  荣庆成也怕触怒圣颜,立刻随着躬身请罪,只有周书循唇角带了不削,但是这里也不是只有他哥,还有皇帝陛下在,他也只好跟着那货请罪。

  宋离看到了弟弟面上的神色,有些好笑,这才出声解围:

  “宫中下钥是早了些,倒难为你们体恤本座的身子了。”

  “督主宽宏,还望督主身子早日大安。”

  李崇面露不削,但是难为他后一句说的他心里顺了两分,便借口喜欢周书循的策问将人留在了宫中,叫那二人先回去了。

  周书循看了看他哥,还垂首立着,李崇笑道:

  “人都走了,别装模作样的了,朕还有折子,你陪你哥聊聊吧,今日暖和,你还可以扶他出去转转,午膳记得回来用。”

  说完他干了宋离给他倒的那杯茶这才起身出去。

  他前脚刚出去,周书循就像是个兔子一样窜到了宋离的身边,急吼吼地问出声:

  “哥,您身子怎么样?陛下那封圣旨是什么意思啊?外面都传陛下要,要清算你,要杀你。”

  这话一落宋离还不待和他好好说说,就听门一下又被推开,刚刚出去的皇帝陛下就那样探着身子看了进来,随后迈步进了屋子,嘴里还含着笑意开口:  “哦,朕的扇子落下了,你们聊,你们聊。”

  周书循在看到他的时候整个人都像是一只炸了毛的兔子,好悬没有吓的蹦起来,倒是宋离瞪了李崇一眼:

  “陛下这次可拿利索了,别再掉什么东西下来。”

  李崇微微抽了一下唇角,这是怪他吓着他弟弟了?

</div>

</div>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言情小说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