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吧>女生耽美>当审计成为皇帝后> 宋离,让人放我进去[VIP]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宋离,让人放我进去[VIP]

第24章 宋离,让人放我进去

  “你醒了?”

  李崇听到榻上的动静这才抬起头,就见宋离已经撑着身子坐起来了一些,他还是起身走了过来。

  宋离依靠在床边的围栏上,就见床边的小猫像是一个毯子一样趴在一个暖炉上,耳朵贴在暖炉镂空的盖上,他怕暖炉太热烫坏了它的毛,想着拉起来一些,但是那小东西不愿意地用四只爪子勾着暖炉。

  李崇走近就见这一人一猫在那拉扯,猜到了宋离的想法,抬手按了一下福宝的脑袋:

  “放心,暖炉不烫。”

  宋离这才松开了拉着猫仔的手,抬眼看向了眼前的人,烧退下去了,他身上忽冷忽热的寒战总算是好了些,只是身子还是疲惫的厉害,声音有些沙哑:

  “陛下还未回宫。”

  李崇微微挑眉:

  “朕倒是想回宫,是有个人说别走,朕才留下的。”

  李崇的芯子又不是真的是一个十几岁的毛头小子,宋离算起来也是他在这里最熟悉的人了,而且两人到现在也算是面子里子都扒开了一些。

  所以在宋离的面前他总算能松下两分从来到这里就一直紧绷的神经,毕竟宋离都说了他不像从前的小皇帝,但是那又怎么样?他这壳子就是实打实的李崇。

  这么一想李崇装也懒得一直装了,爱开玩笑的性子便暴露出来了不少,宋离也没想到他来了这么一句,被噎了一下:

  “什么时辰了?陛下用膳了吗?”

  想来想去,宋离还是关心了一下皇帝的五脏庙。

  这不问还好,这一问李崇还真觉出了几分饿来,宋离睡了一个半时辰,此刻都过了午膳一些的时间了,他方才交代外面的人一律不准入内,这才没人进来提醒。

  “还没,到午膳时候了,你也饿了吧,朕让他们上些吃的。”

  李崇唤了人进来,知道宋离这样也吃不下什么,只让人上了些粥汤和清爽小菜加了卤肉片。

  小厮过来服侍宋离洗漱,束发,更衣,李崇看了一眼强打精神要起来的人皱眉开口:

  “起来做什么?在榻上吃吧,披件衣服就行,别折腾起来再着凉了。”

  心脏病可不是小事儿,刚才那么惊险,现在想来也是刚刚退烧,吃个饭弄的这么正式做什么?那小厮正在给宋离束发的手都是一僵,不敢再动,李崇看着这一幕也有些无奈:

  “束好,给督主披上衣服就行。”

  这大理寺的小厮哪里见过天颜,战战兢兢地当了差,这才下去。

  李崇其实不喜欢一个人吃饭,从前在单位大家吃饭都是呼啦啦一片出去吃,到了这里吃饭和坐牢似的。

  今天宋离在这儿,他终于有饭搭子了,当下便让人将小案几放在了床上,自己坐在了一侧,这自然的模样让宋离都是一愣。

  “吃吧,你刚退烧,要吃的清淡些,不过肉得吃一些,要补充些蛋白质。”

  “蛋白质?”

  “啊,就是一种肉里有的东西,朕从杂书上看到的。”

  两人相对而坐,一人的手中捧着一碗粥,宋离其实并不喜奢华,自己府上吃食也多是清淡的菜色。

  倒是小皇帝从前喜欢做工精致,繁复的菜色,但是李崇此刻捧着一个只有白米粥的碗,就着再简单不过的腌黄瓜吃的满足感都要溢出来了,他不由得开口:

  “听说陛下将御膳减到了八道菜。”

  宋离是内相,对于他知道这个事儿李崇一点儿也不意外:

  “嗯,朕就一个人,哪能吃得了那么多的菜,多了也是浪费,不如省着点儿。”

  一想起现在财政那巨大的赤字缺口李崇就愁,当个审计总监经费不够就算了,当个皇帝还要面对这样的问题,老天爷你是不是过分了?

  这话倒叫宋离的眼底多了两分笑意,思及是韩维见了李崇之后,这人下令减菜的也明白多半李崇是知道了国库的情况,瞧着这人眉间愁的样子他轻声开口:

  “陛下似有愁虑?”

  李崇抬眼,就见宋离碗里的粥都没下去多少,顺手给他夹了一块儿腌黄瓜,也不装了:

  “督主就别故作试探了吧?户部的情况你能不知?朕这是似有愁虑吗?朕都快愁死了。”

  宋离瞧着碗里多出来的一块儿黄瓜顿了一下,皇家自有威仪,能和皇帝同席多是朝中权贵清流,宦官便是连上桌的资格都没有,即便是皇帝赐菜也是内监布菜,绝没有直接这样直接夹到臣下碗里的。

  “怎么?你不喜欢吃啊?”

  李崇喝了一碗粥,瞧着他还是低头看着碗里的菜问了一句,宋离夹着那块儿小菜吃下:

  “没有,多谢陛下。”

  李崇看了看他,忽然探过了身子,悄声问他:

  “大理寺里面关着的这几人都是你给弄进来的,他们贪了多少你那里是不是有一笔账?”

  他就不信宋离对这事儿心里没数,这人走一步看三步,都能将自己算到大牢去,那几家肯定是被他吃的死死的。

  宋离抬眼,只看着李崇的眼中似乎已经泛着银子的光亮了,这一副惦记银子的模样让他心底有些发笑,却还是故意开口:

  “臣只是截获了一些书信,具体贪了多少臣怎会知道的那么清楚?”

  李崇哼了一声:

  “你拿朕当傻子骗呢?张朝理是你杀的,那些书信当真是你截获的?朕可还没治你擅自截杀朝廷命官的罪呢,你还不从实招来?”

  宋离放下了碗,眉眼低垂:

  “这里守着大理寺的牢房,臣自随陛下处置。”

  李崇看着他这一阵风都能要了命的样子,处置?再关一天直接可以吃席了,没炸出来话,李崇心中不爽,不愿意看他,抬手召唤外面的人:

  “给朕再盛一碗粥。”

  外面的小厮忙进来,掀开了一边一个精致瓷汤碗,李崇这才发现原来粥在这里,宋离却撑着些身子起来,抬手挡了一下那小厮一下,抬手接过了他手中的汤匙:

  “我来吧。”

  宋离盛了一碗白米粥放在了李崇的面前,李崇哼了一声,还是端起碗吃了,却不肯说话,他就不信了,宋离谋了这么大一个局将那十个官员关进大理寺能没有想好后续如何处置?

  十官九贪,他也不用费心去查这几个官员这些年都贪了多少银子,只要张朝理一案审清楚,罪名足够抄家了,这抄出来的银子用处他都想好了。

  天子不说话,低头只干饭,这古代的小汤碗一个个的造型倒是挺精美,高脚描金,精致彩绘。

  但是这都改变不了它容量太小的事实,李崇两口便喝完了碗里的粥,喝完便将碗往前一推,宋离便抬手帮他续上粥。

  天子整整喝了五碗才算罢休,宋离眼底染上了两分笑意:

  “陛下吃饱了?”

  “饱了。”

  见到他如此忧心国库存银的问题,宋离也不再让他着急,挥手让小厮将饭菜撤下这才开口:

  “陛下,张朝理一案牵连入狱的官员,有直廷司中身居要职的大监,也有朝中身居肥差的朝臣,臣虽说不清他们具体贪了多少,但是抄家抄出来的银子,想必也够赈灾事宜了,陛下不必为赈灾之事过于忧心。”

  宋离这么多年自然是知道国库的情况的,所以从韩维进宫弹劾,他便已经算好了今日。

  李崇却听出了一个隐晦的信息,宋离其实不光知道国库的银子不够,他还知道五大仓的粮不够,不然他不会说用抄家的银子去堵这一次赈灾窟窿的话,那么五大仓那场离奇又烧的特别是时候的火...

  “五大仓的火是你放的。”

  李崇的声音笃定,声音中半句犹疑都没有,宋离也被他的敏锐惊了一下,随即才从自己的话头中发现了破绽,倒是也没有再隐瞒:

  “是,那场火确实是臣叫人放的。”

  北郊灾民的情况本身就是这人借由云三娘的口告诉他的,如今又亲自抖出了五大仓的事儿,甚至不惜借由韩维弹劾亲自入狱拉下那十位官员,最后也不过是为了解决赈灾的银子。

  这么想着李崇对宋离心中多出了两分钦佩来,看来这位先帝的眼光真是不错。

  不过李崇也拉不下面子说别的,只是别扭地说了一句:

  “你这么能掐会算怎么就非进这次监牢?”

  宋离瞧着这位天子开始怨他的模样有些失笑:

  “将臣送到大理寺审问的不是陛下吗?”

  怎么到了如今好像是他偏要来这大理寺受审的?李崇有些语塞:

  “朕只说审问,可严令过不准用刑的。”

  再说他哪知道宋离的身体是这样啊?他若是之前就知道他有先天性心脏病肯定不会直接将人下狱,大不了他亲自审嘛。

  “是,多谢陛下恩典。”

  李崇看他也不是太有精神的样子,便开口:

  “你再歇一会儿吧,朕去看看赵成审出什么来了。”

  宋离精神确实不太好,靠坐这一会儿便断断续续的咳嗽,他刚想起了什么来,这才拦了李崇一下:

  “陛下,太后千秋节在即,礼部拟定的明细必然很快会被呈送内阁,王和保乃是光帝旧臣,在他的主持下,宫中一直以太后为尊,必然会隆重以待,咳咳...陛...”

  一阵急咳打断了他的声音,他抬手抵着胸口有些喘不上气来,李崇过来给他拍了拍背:

  “慢点儿,一会儿你用了饭后的药就睡下,朕不会让别人进来打扰的。”

  宋离缓过了一口气才再次出声:

  “陛下哪怕不想给为千秋街拨银子也不能直接驳了王和保的话,落下不孝的话柄给言官。”

  太后千秋节的拨银他本想再下一次礼部请奏,内阁拟旨的之后以京中灾情过甚而驳回去,毕竟李崇并未亲政,无法直接下旨。

  这样一来,这个官司最后王和保也只会记载他的头上,只是不想张朝理一事发酵的如此快,他还没来得及拦住礼部请银的折子便到了大理寺。

  孝道在大梁被看的极为重要,李崇自是知道他没办法直接驳斥给太后过生日的折子,他本也存了让宋离直接驳了折子,让他与王和保去斗,自己坐收渔利的主意,只是听到这人现在这样嘱咐他,忽然心里的那点儿心思就让他有些内疚。

  “朕知道,你歇着吧。”

  宋离却还是盯着他:

  “陛下打算如何驳斥?”

  李崇也有些头痛,这个时代孝道大如天,虽然这位太后不是他的生母,但是毕竟是太后,他不能亲口说。

  宋离不能说,那么他就得找个能说的人来说,脑子里第一个冒出来的就是户部侍郎韩维,毕竟实在没有谁比这个铁公鸡更将户部的银子看的和金疙瘩一样了。

  “韩维,他定然是愿意上奏请太后体谅的,只不过他一个户部侍郎终究是官职太轻。”

  不过除了韩维那个执拗的性子肯在这个时候出头之外,他实在也想不出哪个朝臣会为了省下银子而得罪太后和王和保了。

  不过他忽然看向了宋离,这人生了七窍玲珑心,他现在走的路都是他挖的坑,他就不信这人只是提醒他一句,他定然有办法:

  “督主有话就直说,瞧着朕干着急呢?”

  宋离接住了向他凑过来的福宝,开口接话:

  “臣没什么法子,只是能给陛下指个帮忙的人选。”

  “谁?”

  “昭德大长公主。”

  “朕的姑母,焰亲王的王妃?”

  这位大长公主是两位先帝的姐姐,算起来是他姑姑,只不过从他到这儿都还没见过这位大长公主,更不清楚原主和这位公主之间关系如何。

  “你知道的,朕好些事儿记不清了,朕和姑母关系可好?姑母性子如何?”

  他重新坐在了床边,宋离给他解释:

  “这位昭德大长公主乃是光帝和先帝的嫡长姐,尤为受器重,性子果敢,在皇族女眷中地位尊崇,如今这位孟太后是光帝陛下的继后,孟氏一族在朝中尤其善于用族中女子联姻以巩固地位,长公主十分不喜这种做派。

  再者昭德大长公主与光帝陛下的元后陈皇后乃是手帕之交,所以对孟太后也是不假辞色,光帝陛下立孟氏为后时朝野上下颇多反对的声浪,加上光帝陛下尊重长姐,在光帝一朝的时候,那两位每每遇到,孟皇后都会稍加避让。”

  李崇听明白了,他这位姑母看起来可是个厉害角色,这关系放在现代不就相当于自己的弟弟娶了自己的闺蜜,自己的闺蜜死了,然后自己的弟弟娶了一个比自己小了二十几岁的小老婆,这小老婆的家里人这姐姐还看不上,这关系能处的来都怪了。

  李崇眼睛都亮了:

  “是了,焰亲王本就奉命赈灾,又主审五大仓粮库一案,自然没有人比焰亲王更关心灾情,昭德大长公主乃是皇族长辈,就是孟太后也要叫一声皇姐,由她开口以难民为先,谁还敢坚持给孟太后过千秋寿?”

  这个办法实在是绝妙。

  李崇其实是想亲自去一次焰亲王府的,只不过这个节骨眼上去容易落人话柄,他便直接用侄儿的语气给这位姑母写了一封信,等焰亲王来回禀灾情的时候由他转交。  “好了,你歇着吧,朕去看看肥羊们。”

  李崇是傍晚回宫的,走之前去瞧里面那人的时候,宋离正睡着,福宝就凑在他的身边,他问了问太医,确定没有那么凶险才出了门,走之前特意交代了赵成“严加看管”宋离那个院子,闲杂人等一律不得入内。

  他走之后,赵成便立刻将自己府中得力的小厮给叫了来:

  “你们守好这个院子,督主如何吩咐你们便如何做,不可多言,这院子里的事儿不准和外面的人透露一个字。”

  一个刚从赵府过来的小管事想着拍拍马屁开口:

  “老爷,您是大理寺卿,这大理寺乃是您的地界儿,他宋离再大的能耐,也是落在了您的手里,您还对他如此客气做什么?”

  却不想赵成直接一脚踹了过去:

  “你懂个屁,叫你们仔细伺候就仔细伺候。”

  赵成出这个门之后就直奔大理寺牢房,今日瞧着李崇问的几个审讯的问题,他就知道那宫里的小皇帝绝不是个好糊弄的。

  如今宋离虽然在大理寺,可不但被陛下亲自给接出来,还一次就送进去了十个朝臣,这十个朝臣中不乏一些王和保的门生。

  还有就是小皇帝对宋离的态度,这一次朝堂的角逐中很显然,王和保和宋离之间小皇帝选择了宋离,刨除政治立场不说,以他断案多年的眼睛,他绝不相信小皇帝和宋离之间没有点儿特殊的情谊。

  也是,一个是把持朝政的糟老头子,一个是风姿卓绝的宋离,若他是皇帝他也这么选,小皇帝和首辅之间注定要有一场角逐,他知道,押宝的时候到了,若只是一个小皇帝他还难免犹豫,但若加上宋离,他情愿将宝压在皇帝的身上。

  伺候好里面那一位,他就等着加官进爵吧,这么想着,赵成向牢房走的脚步都快了几分。

  晚间焰亲王府,阎毅谦回到府上的时候早已经过了晚膳的时候,这些日子他是五大仓和北郊两边跑,临晚才进宫和陛下回禀了今日的清查结果。

  他直接到了风华院,屋内长公主一身雪缎织锦束腰长裙靠在一边的贵妃榻上,发髻上的钗环具都已经卸了下去,周身也只余腕间一枚白玉带烟霞的镯子,虽无多余饰物,却难掩其女子少有的英气。

  她手中随意翻看着昨日阎毅谦读了一半的兵书,见他进屋这才抬眸笑道:

  “回来了,今日又叫我多等了一刻钟,小厨房做了你喜欢的驴肉蒸饺,环佩,上晚膳吧。”

  她起身净手也陪他到了桌前,阎毅谦看着她难得嗔道:

  “怎么又等我了?你记着到了晚膳时要按时用膳,上次太医不是说晚膳用的晚了伤胃脘吗?”

  李昭德嫌他啰嗦,赶紧塞给他一口点心Ⅻ/div>

  “吃了吃了,这是再陪你用点儿茶,腰都粗了一圈了。”

  阎毅谦的目光向下一扫:

  “咱家不缺那几尺布料。”

  两人一块儿用了膳,李昭德这才问及五大仓的事儿:

  “今日就清点完毕了吧?你已经进过宫了?”

  “嗯,哎,情况和料想的差不多,陛下今日托我带给你一封信,你看看。”

  说着阎毅谦便拿出了一封李崇的亲笔信,李昭德倒是有些意外,李崇这几年亲近孟太后,姑侄二人除了皇家家宴也少有见面,平时也不曾频繁书信往来,她接过了信件。

  信中的内容比李崇此刻给她来信还叫她意外,她并不曾避讳阎毅谦地说出了信件的内容:

  “如今国库吃紧,陛下不愿给孟太后拨过千秋节的银子,又碍于孝道无法公然驳斥,这才写信于我,想要我以皇家名义规劝太后,秉及朝臣,以国事为重,取消此次千秋节的拨银。”

  李崇措辞恳切,言语间感激道谢不断,明明是劳烦她的事儿,但是李昭德面上却有喜色,读了信人都精神了两分,将这信件拍在腿上当下开口:

  “我这侄儿总算是算明白些帐,懂得谁与他才是亲人了,哼,这么多年他放着我这亲姑姑不亲,倒与那小娘一般的孟氏亲近,不肖似他父亲,倒是与他那糊涂大伯一个模子。”

  阎毅谦无奈:

  “你呀,口无遮拦的。”

  李昭德秀眉一挑:

  “哼,我的弟弟我如何说不得?朝中积弊如此从何人开始你心中不清楚?

  我那二弟倒是有心整治,可惜英年早逝,可怜我那侄儿,自小受王和保和孟氏掌控,若非碍于你的身份,碍于大梁边境稳固,我必不会容忍至今。”

  阎毅谦抬手揽过她的肩膀,叹了口气,他都明白,自家妻子不是那等不知窗外事的闺阁秀女,看朝堂诸事从来鞭辟入里,行事作风从不逊色男儿。

  只是嫁与他这个异姓王,他本就驻守边境,阎家一门已经荣耀至极,她为防外人猜忌,这才不得不事事恭谨,按耐诸多不满。

  “我了解的,不过我瞧着陛下长大了不少,从北郊安置灾民,到此次查处五大仓具都是成竹在胸,陛下毕竟是先帝之后,如今陛下大了,早晚是要成为真正的天下之主的,我们自当尽心就是。”

  李昭德唇角的笑意还是掩不住:

  “我侄儿的要求我自是无有不从的,你放心,收拾孟氏,还难不倒我。”

  李崇回宫之后便详细看了阎毅谦递上来的五大仓奏报,奏报一看便是阎毅谦亲自写的,没有文官们冗长的赘述和借口,简明扼要,措辞犀利,五大仓五不存一,按照难民营如今的消耗,粮食能维持十天便是极限。

  此等情况从京中买粮已经是必然之举,不过,供需如此,京城的粮价可想而知,就算是将那十家都给抄了,又能买多少粮?

  他其实早有个想法在脑海中,只是缺个配合的人,这人他思来想去,宋离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不过那人现在的状况,哎。

  李崇的思绪又飘到了宋离身上,也不知道那人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不过想来赵成应该是不敢在大理寺苛待宋离的,晚上容易起烧,不知道有没有发烧,不行,这个案子得尽快结案。

  第二天一早他便准备出宫去大理寺,一来尽快审结此案,二来他有点儿惦记宋离,而且他宫外缺人手,也想从宋离那里挪两个人。

  却不想他刚要出门便被内阁朝臣给堵了个正着,王和保这几天的脸色都臭的很,宋离这一手是他没有料到的,如今朝中不少人都根本不敢冒头去针对宋离,紧怕下一个被下大理寺的就是自己。

  “诸卿这么早过来所为何事啊?”

  李崇不得不顿住脚步,回了内室,王和保拱手禀报:

  “陛下,臣等今日前来乃是为了直廷司督主补缺一事。”

  李崇的脸色凉了下来,还真是迫不及待啊。

  “哦?补缺,这宋离的案子还未审结,这补缺倒是挺快啊。”

  岩月礼看着李崇的脸色并未说话,葛林生一贯是不太出头,王和保霸道惯了:

  “陛下,直廷司督主一职颇为重要,如今宋离一案虽然并未审结,但是内阁拟定的条陈递送直廷司却需要批红,老臣不得不清早赶来想着先拟定人选,以至不影响日常朝物。”

  李崇哪会不知道王和保打的主意,他知道这一次未必能敲死宋离,但是只要现在定下直廷司继任督主,那么哪怕宋离出来,这位置还是不还他的也是两说,最不济他还可以在直廷司扶持一个人和宋离内斗。

  “王首辅,宋离是先帝钦定的直廷司督主,更是先帝托孤重臣之一,如今案子还未定,你就草草要定下下一任督主,你是觉得你建议的督主要比先帝选的更合适吗?”

  王和保没想着他学会搬出先帝:

  “陛下,老臣绝无此心,老臣是为朝政着想啊。”

  李崇不想一直惯着这个倚老卖老的首辅,当下脸色便拉了下来:

  “朝政?首辅在和朕提朝政,好,那我们就谈朝政,朕且问你,五大仓粮食积存多少?霉烂多少?可有几年未曾轮换?

  天子脚下,五大仓离京城不足十里,朕的眼皮子底下到底是谁侵吞了巨量存粮?

  北郊难民营每日增加多少人?每营每日耗粮多少?

  五大仓的粮食够几日食用?

  京城中的粮价此刻为何?

  如今户部能拨出多少银子用于买粮?你且一样样和朕说清楚。”

  若论数据,没人能在李崇的面前作假,饶是王和保也没有想到他会问及如此精确的数据,此刻就是回答,在皇帝面前也已经落了下风,更何况,李崇的目光再不是从前那样怯怯,反而有一种万事了然于心的感觉。

  李崇冷哼一声:

  “这批红的权利并非直廷司的,而是朕的,你们是不是忘了这大梁还有朕?宋离进了大理寺,你们一个个急着扶上一个新的直廷司督主。

  朕怎么从不知内阁什么时候对直廷司如此了若指掌,以至于三天都不到的功夫就能选出足以替代先帝的托孤之臣来秉笔直廷司?还是你们觉得你们选出来的督主会比朕更清楚朝中政务?”

  此诛心之言谁也不敢妄认,李崇拍板:

  “此事不必再议,这几日批红送到朕这里,还有,朕希望内阁是朕的内阁,是大梁的内阁,不要做无用的争端。

  你们盯着的地方应该是治下官吏清否,慎否,勤否?治下百姓吃不吃得起饭,活不活的下去。

  好了,朕言尽于此,内阁事繁,各自忙去吧。”

  王和保第一次在小皇帝的面前如此没脸,出门的时候脸已经沉的要下下雨来,倒是岩月礼状似看不到他的样子,眉眼舒朗地提了一句:

  “陛下真是有先帝风范了,这过了年节陛下就满十七了,我瞧着陛下也该亲政了。”

  葛林生好好先生地附和着,三个人走出了八个心思的步伐出了青华门。

  而李崇在他们走后便立刻换了便服出宫去了大理寺,轻车熟路地到了后院宋离住的地方,可惜这赵成新派的人并没有见过天颜:

  “赵大人有令,任何人不得入内,速速离去。”

  李崇刚要进门就被拦了下来,他看了看里面,气笑了,他不想表明身份,当下在门口大喊:

  “宋离,宋离,让人放我进去。”

  宋离昨夜烧了半宿,此刻刚起身,正要用早膳就听到了外面的声音,这声音不光他熟悉,就连刚刚给他把了脉的顾亭都是心底一抖,这,这声音:

  “督主,好像是陛下的声音。”

  宋离抬手撑了一下额角,有些想笑:

  “你快去看看给陛下领进来。”

  没片刻,顾亭这才带着李崇进来,宋离已经束了发,只是还未着外衣,人已经扶着床沿站了起来,福宝还扒着他的裤腿,只是瞧着站的也不太稳,李崇进来他躬身行礼:

  “给陛下请安。”

  李崇快了两步过来:

  “免了免了,朕不安,你怎么样?怎么脸色还是这么差?”

  宋离不太在意地开口:

  “风寒总要拖上些日子,陛下怎么这么早过来?可用过早膳了?”

  不知道是不是有了这两日的情谊还有两人坦诚了不少的心态,他就在宋离面前最放松,此刻也也不掩饰心中的不爽:

  “没用,一大早上王和保上赶着过来要给朕塞一个新督主,刚打发了他们就出宫了。”

  宋离对此倒是并不觉得意外,这倒像是王和保会干出来的事儿,李崇看到这里上了早膳,很自觉地坐到了桌边,却瞧着一边的人不说话:

  “怎么不说话?朕可是驳了他们的,直廷司不在你手里朕睡不着觉。”

  作者有话要说:

  赵成:伺候好陛下和督主,坐等升官发财

  督主:陛下越发活泼了

</div>

</div>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言情小说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