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吧>女生耽美>当审计成为皇帝后> 陛下探监(督主开大)[VIP]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陛下探监(督主开大)[VIP]

第21章 陛下探监(督主开大)

  华清宫中,李崇自从那些御史和王和保走后便有些心神不宁,晚饭也没吃下去什么,看着那一盘一盘摆了一大桌子的菜还觉得有些烦躁:

  “通知御膳房,以后每顿就八个菜,其余的都撤掉。”

  张冲看着一把撂下筷子的皇帝也不知这位怎么忽然要扯菜,不过他看着这位陛下心情不太好,想劝两声也没敢,便立刻着人去御膳房传旨了。

  “陛下,中午您就没吃多少,这酱板鸭是您最爱吃的,再进一块儿吧。”

  李崇实在没有什么胃口,摆了摆手便让人给撤下去了。

  他坐回桌案后面继续看五大仓进出库的记录,眼角忽然瞟到了昨天宋离递过来的那封信。

  这些日子宋离和他说过的话便不由自主地再一次浮现在他的脑海中,他撂下了手中的账本,将那封信再一次拿起来,盯着看。

  不知道为什么,宋离总是给他一种很违和的感觉,他的模样,气度,谈吐,见识,似乎都和他的身份没有办法贴合,就如第一次他见宋离的时候,怎么都没有想到眼前的人竟然是一个太监。

  而后在他问及朝政,朝中要员的时候,他的评价在现在看来也算是中肯,对于葛林生这等和他并不算是一条路的官员,也并没有言语攻击和构陷。

  对岩月礼那样屡及六部的干臣话语中也有一丝钦佩,最让他觉得有些难得的便是他对韩维的评价。

  像韩维这样耿直,骨子里看不起宦官的能臣,他在和他介绍的时候也只是调侃似的称他为铁公鸡,从他的口中他也听得出来,宋离也觉得若非韩维时运不济,此刻身在户部尚书任上的应该是韩维。

  而韩维却在第一次被召见的时候便上书弹劾宋离,韩维的弹劾才透出了张朝理侵吞粮饷这件事儿,若非如此,王和保恐怕也没有这么具体的理由公然召集那么多的御史敲陈情鼓弹劾宋离。

  李崇依旧盯着宋离的字,手举着这一封信靠在了身后的椅背上,究其根本他的违和感来自于宋离和直廷司之间的关系。

  宋离在他面前种种言语都不像是一个构陷朝臣,把持朝政的直廷司的督主,但他又偏偏有身为那等权宦该有的杀伐果决和狠厉。

  北郊营房中,若不是他拦着,宋离会眼也不眨地将所有人车裂,从这里看倒是也能看出几分直廷司行事的狠辣。

  李崇放下了这封信,在一边的纸上分别写上了几个字,直廷司,宋离。

  直廷司参与买卖官爵,侵吞空饷粮款他一点儿也不意外,但若说指使这一切的人都是宋离,他又会生出一种荒诞违和的感觉,说不上缘由,就像是审计多年的一种直觉,没有证据支撑却冥冥中的感觉。

  张冲看到了纸上的那几个字,偷偷瞧着李崇的脸色也不知道应该说句什么,只能将小厨房刚刚呈上来的银耳汤送上前去:

  “陛下,您晚膳便用的少,这银耳和雪梨炖的汤冬日吃最好,您用一些?”

  李崇这才回过神儿来,看着那精致汤盅中盛着晶莹剔透地汤水没有拒绝,他用勺子轻轻搅了搅随口问道:

  “这宋离是何时当上的直廷司督主的?”

  张冲想了想答道:

  “是元兴二年,先帝查抄了前任督主冯晨后便提了宋离为直廷司督主。”

  先帝?那就是原主他爹,这原主都已经登基六年了,先帝二年就封了宋离为督主,这宋离现在看着也不过不到三十,那那个时候他才多大?这么想着便问了出来:

  “宋离当年才多大?”

  这张冲瞧着都比宋离的年纪大,张冲开口:

  “宋督主当时刚及弱冠,也因此直廷司中还有些人不服,不过没过短短半年,这整个直廷司便唯宋督主马首是瞻了。”

  提起当年的宋离,就是张冲的言语中也难掩惊叹,当初先帝提一个年纪资历都不行的人做了直廷司督主,内外等着看笑话的人不知凡几,不过最后也都闭上了嘴。

  李崇也有些钦佩,弱冠便是只有二十岁吧?这放在现在大学还没毕业呢,宋离就已经提领鬼窟一样的直廷司了。

  是个人物啊,他忽然看向了张冲:

  “你是为何净身进了宫?”

  张冲面上也有些苦涩:

  “那年家里遭了灾,地里的庄家都被淹了,我随着父母逃荒到了京城外,听说能去宫里当差,家里便能发一袋米,所以我就跟着去了。

  但是到了那里发现只收十岁以下的幼童,是那个值守太监见我还识得几个字这才收下了我。”

  李崇也有些心酸,净身入宫也才能给家里换来一袋米,从此这一辈子怕是都要葬送在宫中了,不过想想也是,若不是家里实在困难,又有哪个好人家愿意送自家的孩子来挨这一刀呢?

  像是张冲这样能在皇帝身边,做着有头有脸的管事,在外就是朝臣见了他也总要客气几分的是少数,那些无权无势的小太监才是宫里的常态。

  他的脑海中忽然再一次浮现出了宋离那张脸,那人通身宠辱不惊的气度,让他一直觉得他不应该是一个太监。

  他有些想象不出宋离当初为生活所迫而入宫的模样,他还记得昨天看到他那一笔好字时为他惋惜的心情。

  “这宫中可有教内监习字的地方?”

  “有的,自光帝二年便在宫中设立了内书堂,教授入宫的小太监习字,读书。”

  李崇点了点头,看来这大梁的情况和明朝时候也有些相似,明朝的太监实际上便是统治者为了制衡朝堂,限制内阁权利而扶持起来的一个机构,想要太监代替皇帝批红,首先这些太监便不能是文盲。

  内书堂的出现也就为太监真正参与政事扫清了最后一丝障碍。

  太监多是穷苦出身,没有家族牵连,更没有子女,这就让太监成为了皇帝手中一把锋利的刀,只是可惜了,历朝历代能够真正驾驭这把刀的统治者却寥寥无几。

  想到这里李崇忽然顿了一下,刀?若是太监的机构是一把刀,那么由宋离掌管的直廷司就是一把尤其锋利的快刀,先帝提当时只有弱冠的宋离为直廷司督主,很显然就是用他来制衡朝堂。

  而通过昨天韩维的话,他也知道了王和保乃是光帝旧臣,是原主的大伯。

  王和保执掌内阁,又大肆封赏朝中大臣,以至于三公六部几乎都是他的人,可想而知这先帝继位以后内阁的权利有多大。

  这位先帝很显然短时间根本就无法撼动光帝留下的内阁,李崇渐渐冷静下来,将自己慢慢带入了先帝的角色,若他是先帝他要做的是什么?

  作为一个兄终弟及的皇帝,他天然的无法继承先帝的班底,这个时候他要做的肯定不是和内阁硬碰硬,那么扶持一个能够跟内阁抗衡的机构便是最重要的。

  能够不在王和保的掌控范围内,又有能力和内阁抗衡的唯有直廷司,所以先帝首先要做的就是换下光帝时期的直廷司督主,选自己的人继任直廷司,这个自己人便是宋离,而事实证明先帝的眼光没错。

  先帝英年早逝,只在位三年,所以其实究极先帝一朝,他都在和光帝留下的内阁势力做抗争。

  而宋离竟然能在先帝已经去世多年,小皇帝倒向太后和王和保的情况下,在朝堂上都能不落下风,其手段之凌厉,心思之深沉实在是非常人可比。

  想通了这一重,李崇的思路忽然打开了不少,直廷司用好了便是一把利刃,这把刀先帝能用他为什么不能用?直廷司是个毒瘤,不过冗杂的文官集团也同样可怕。

  宋离,希望这一次别让他失望。

  大理寺监牢中,宋离裹紧了身上的狐裘,靠坐在床边,鼻腔中涌入的都是这个监牢里独有的腥臭腐烂的味道。

  这个味道对宋离来说其实并不陌生,只是从前他是审讯的那个人,而现在他是阶下囚。

  细碎的咳声从牢房中阵阵传了出来,宋离大概算了一下时辰,从衣袖中掏出了药瓶吃了一粒药,他平时瞧着苍白的没有血色的脸此刻却泛出了几分红润之色。

  他闭目养神,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直到牢房的门被打开,门口立着的不是别人,正是今日敲响陈情鼓参奏宋离最起劲的督查御史史进。

  此刻他的脸上甚至有几分快意,没有什么比看着宋离在自己眼前成了阶下囚更能满足他们的心理。

  “宋离,想不到吧?有一天你也会在这监牢里。”

  宋离轻咳了两声才撩起眼皮,给了这个三品御史一个正脸,纵使此等境况他依旧不失那份气度,连说话的语气都是从前的讥讽寒凉:

  “想到了,我不光想到自己会到这牢房中,我还想到了史大人日后到牢房的模样。”

  “嘴硬在这里没有用处,来人,将他提出来。”

  宋离被两个牢头扯着出来,胸腔处疼的厉害,被拉到门口的时候,史进一把扯下了他身上的狐裘:

  “哼,在这里还装什么?这么好的衣衫可和这牢房格格不入,你一个阉人,装的人模狗样的给谁看?”

  宋离扫了他一眼,目光凉意明显,却什么话都没有说。

  他被拖着带到了大理寺监牢的审讯处,正坐的正是大理寺卿赵成:

  “宋督主,想必这里的规矩你比我清楚,想来我们这儿的手段都是昭狱玩剩下的,我觉得您还是自己招认比较好。”

  宋离胸口的抽痛越发明显,失了狐裘,这牢狱中的阴凉让他身上都有些打寒战,他深吸了一口气,强自忍住身上的不适开口:

  “招认?招认什么?王和保的手中若是有张朝理向我直接行贿的证据,此刻我便不是在大理寺的监牢而是在行刑的路上了。”

  赵成看不得他在自己的地方还一幅不可一世的样子:

  “宋离,没有证据就没有办法这种说辞最不应该相信的就是你吧,这么多年昭狱的冤魂少吗?”

  宋离注视着眼前的几人唇边的弧度冷然,他忽然笑了出来,连着眼底的笑都仿佛裹着刀子:

  “进了我昭狱的人,哪个没有证据?赵成,你在这大理寺卿的任上也做了五年了,在这官场沉浮了半辈子,若是不想下半辈子就此断送我劝你认真审理此案。”

  一旁的史进却不削开口:

  “我看你是脑子太热不清醒了,来人,上桶水让宋督主清醒清醒。”

  赵成都来不及阻拦,一旁狱卒便将一盆凉水浇到了宋离的身上,冰冷的彻骨的水让宋离呼吸都是一窒,人止不住的呛咳起来,消瘦的身子抵在椅子中止不住的发抖。

  赵成看着宋离的样子心里有些没底,同为刑狱官,他知道宋离手中掌握消息的可怕,史进这冒进的性子,真以为宋离进了大理寺就真的翻不出风浪来了。

  史进的眼睛却越发阴笃:

  “直廷司督主,宋离,你不是很威风吗?来人...”

  见他似是要用刑,赵成立刻拦了一下,低声开口:

  “史兄,莫忘了陛下的交代。”

  陛下特意嘱咐不可屈打成招,就是不准用刑,虽然看不出来又让人痛苦的事儿多了去了,但是赵成更清楚宋离和王和保斗了这么多年都未落下风,如今轻易便被逮捕,只怕有什么底牌,这才入狱第一天,他不想现在就将宋离得罪死。  史进也是被今日敲击陈情鼓一举将宋离送进大理寺给冲昏了头脑,确实不能第一天便将宋离给弄死了。

  宋离咳的几乎直不起腰来,他抬手摸了一把脸上的水,目光直逼史进,声音虚乏却字字清晰:

  “史大人,王和保可有教过你春风得意时也切不可冲昏了头脑,今日这监牢里只有我一人,难保明日就不会有来陪我的,我只怕这大理寺的牢房不够用。”

  宋离被送回牢房的时候浑身已经湿透了,赵成看着他的状况确实不太好,最后还是让人送了一张干爽的被子,宋离裹着被子靠在墙上,身上忽冷忽热,身上几乎已经没了一丝的热乎气。

  直到深夜,那只有五个栏杆的窗户上有一缕檀香飘入,宋离费力睁开眼睛,只是背对着门口的地方向那窗户做了两个口型。

  第二天,无数份张朝理向京中五位官员行贿的书信便飘散在了大街上,纷纷扬扬如雪片子一般。

  所有衙门口都有这样一封信,其中受贿的官员就有兵部侍郎李记,这个李记不是别人,正是大理寺卿史进的连襟。

  一时之间京城中人都在谈论此事,王和保脸色铁青,召集葛林生和岩月礼前来商议,说是商议,不过他早已习惯内阁是他的一言堂:

  “宋离惯会用这等下三滥的手段,此事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将涉事官员先行禁足在家。”

  岩月礼却在此时开口:

  “首辅,这事儿在京城中闹得沸沸扬扬,已经有不少的百姓都围到了这几位大人的府门口,叫嚣着要惩治贪官,若禁足了事,恐有伤朝廷威信。”

  这些人是不是真的有事儿在座的几人皆是心知肚明,只不过王和保意在宋离,若是此事他被他牵着鼻子走,将这些官员都下了牢房,那此后谁人再敢跟他做事?

  “岩大人,按着你的意思是要因为这捕风捉影的信件和几个闹事儿的百姓就将这几位大员都下了大理寺?若是明日继续出现这样的信件,难道也同样要抓进去不可?”

  岩月礼心底最是痛恨贪官,而且他心知如今这些贪官多是光帝时期养出来的蛀虫。

  如今波澜已起,与其让张朝理一案成为王和保排除异己的工具,倒不如将整个水都搅浑,他当下直言:

  “首辅,恕下官直言,张朝理能在云贵呼风唤雨,吃空饷逍遥至今,是单单一个宋离能保下来的吗?

  首辅若是真心要查此案就要彻查,三公,六部,九卿中到底有多少人收了这等黑心的银子,非这般雷霆手段不得已镇住这股贪腐之风。”

  岩月礼耿直而言,他行的端坐的正,此话一出就如一股浩然正气一般,王和保死死盯着他,手“啪”地拍了一下桌子:

  “你这是书生意气,你是第一天为官吗?”

  岩月礼只是看着他不说话,半晌他大声笑了出来:

  “若是这官场多些书生恐怕也不会有今日,首辅,下官依旧不改之前言语,要查就详查。”

  说完他直接转身就出了内阁,迎面正好撞上了匆匆要往里走的韩维,岩月礼慌忙退了一步,韩维看了看他吹了下胡子开口:

  “这大清早的这疾步要去哪啊?”

  岩月礼看着他手中拿着的正是今早撒的满城都是的信件哼了一声:

  “这话该我问你才对吧。”

  两人为同年进士,私下的交情自不一样,韩维整理了一下手中的信件:

  “你说我去做什么?自是去你们内阁要个说法,这些人是查是不查?”

  岩月礼拉着他就往边上退了一步,实在是没人比他更了解这人急吼吼是为了什么了:

  “你是不是指望着这几人若是被夺官剥爵,你就能少发几人的月俸啊?”

  韩维看他还有心揶揄自己,冷哼出声:

  “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哼,这等贪官污吏留着过年吗?你别拦着我,让我进去。”

  岩月礼再一次出手拦住他:

  “不用去了,你猜也该猜到王首辅的意思。”

  韩维顿住了动作,唇上紧紧抿起,眉心都拧成了一个川字,手死死捏住了手中的这几封信件。

  心底升起一股子无力却又憋屈的感觉,一桩贪腐案再一次沦为了党同伐异的政治武器。

  没人比岩月礼更了解韩维此刻的心情,他将人拉着到了一旁无人的屋子,正色地问出声:

  “韩兄,你看这是什么?”

  岩月礼忽然从胸口出拿出了一封信递给了韩维,韩维抽出了信封中的信件,人的脸色立刻便变了一下,赶紧将信件再次塞了回去,这是今天早上这五封信的原件:

  “你从哪得来的?”

  “今日早起,这封信就被塞在我卧房的门下面,出门便看到了那满城飞舞的信件,王首辅不愿追查,所以方才我便没有将信拿出来。”

  韩维一身汗都被他给惊出来了,拍了拍胸口,深吸了一口气:

  “还好你没拿出来。”

  这信件若是真的被王和保拿去了,恐怕这桩案子便真的永远都不会有真相了。

  岩月礼盯着对面的人正色出声:

  “韩兄你可愿随我进宫将这封信亲呈圣上?”

  韩维想起了前几日的见到的那个年轻帝王,此事也唯有他才能扭转局面:

  “不愿我今日就不来了。”

  李崇昨天晚上睡的并不好,他竟然梦到了宋离,梦到了宋离死在了牢里,他一下便吓醒了,后半夜便没睡着,早晨索性早早就起来了,刚刚用完早膳就听到岩月礼和韩维求见:

  “宣。”

  两人将清晨京城中发生的事儿一一秉明,最后拿出了那封信件:

  “陛下,臣见过张朝理的字,这笔记确是出自他手无疑,和昨日督查御史史进手中那份张朝理和徐顺通信的笔记相同,这原件上还写明了银票的票号,只要到兑换的商号一查便知是何人兑换了银票。”

  岩月礼拱手开口:;

  “陛下,臣猜测张朝理在朝中恐怕贿赂的朝臣极多,首辅之意有些不愿详查,不过臣以为不能犯法着众,便心有忌惮,草草揭过,若是这一次这般放过,日后贪腐之风只会更加猖獗。”

  李崇从拿到这封信件的时候便猜到了宋离连一句辩解都没有便直接进了大理寺监狱是为什么了,这些书信便是他的底牌。

  今日是五个,明日不知还有多少个,根本不用多,今日一过这朝中所有收过贿银的人恐怕都是寝食难安。

  他不由得再一次想起了昨天他想到的事儿,若是宋离是一把先帝培养的针对内阁的刀,那么这把刀现在便已经开始杀人了。

  当断必断,宋离这把刀他不能白白错过,直接拍板:

  “查,若是此次朕投鼠忌器,日后朝中只怕更是明目张胆,岩卿你持朕的手令,着督卫军将次五位朝臣压入大理寺。”

  督卫军本就是宋离的人,此次宋离入狱,督卫军接到命令自然是疯了一般直冲到这五位朝臣的家中,男丁一律下狱,女眷圈至内院。

  一时之间这五个府邸门外围着的百姓倒是都拍手叫好,王和保怎么都没有想到岩月礼手持书信的原件去进宫找了陛下,更没有想到小皇帝竟然越过内阁,直接用督卫军将官员下狱。

  此等变故顿时在朝中掀起了轩然大波,其中最害怕的便是之前被宋离警告过的收受过张朝理贿赂的朝臣。

  宋离虽然人已经进了大理寺的监牢,但是他依旧像是所有人的噩梦一样笼罩在他们头顶。

  而李崇越过内阁直接下了中旨,此举无异于间接削弱了王和保在朝中的威信,这会让很多官员的心中开始嘀咕。

  会认为站在王和保的这一方也未必就能保得平安,有些之前被宋离敲打过的朝臣,不得不开始想按着宋离之前的交代做事。

  而此刻最热闹的就要数大理寺的监牢了,由督卫军亲自押解的五府男丁加起来有五六十人,大理寺卿赵成在看到这些人的时候忽然想起了宋离昨天的话,脊背一阵寒凉。

  督卫军统领魏礼手抵在腰间配刀上,不似北郊大营那些军中一股子肥满流油的模样,他身姿笔挺,自有一种军人独有的精气神,看向大理寺卿的时候冷着一张面容公事公办地开口:

  “奉陛下谕旨,此五府男丁移交大理寺审问。”

  除此之外一句话都没有,赵成也立刻点收了犯人,这一天从早上到现在的变故实在让他应接不暇,他本就忌惮宋离,而此刻看到这几十个被收押犯人时这种忌惮被推到了最鼎盛的位置。

  他确实是没有收过张朝理的银子,但是为官多年,谁能没有些见不得人的事儿?

  直廷司那些无孔不入的探子历来就是朝中大臣的噩梦,谁也不敢赌宋离的手中掌握了多少足以敲死这些人的证据。

  赵成摸了一把头上汗,看着兵部侍郎被压进牢房的背影有些后怕,这位兵部侍郎正是昨天敲登闻鼓将宋离送进这里的史进的连襟,在朝为官谁没有几个姻亲,谁没有几门亲戚,就是自己不怕,也总有亲戚犯事儿。

  昨天史进慷慨激昂,今日他的连襟便一同被抓进了这大理寺,谁不说这实在是讽刺,他现在真是觉得他昨晚给宋离送去的那个干棉被救了他一家老小的性命。

  最是气急败坏的便是王和保了,他如何都没有想到从前唯唯诺诺的小皇帝,只三个月的时间便变成了这样,如此有主意,做事如此果决。

  葛林生看着屋里成为暴龙的王和保,托词要辅助焰亲王查五大仓一案而匆匆告辞,内阁值房中一时之间只剩下了王和保。

  大理寺监牢中,宋离还裹着昨天的那个棉被靠在墙边,他闭着眼睛,脸色白的不似活人,周身冷的就像是掉进了冰窟窿里一样,赵成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

  就是这么一个看着一只手都能捏死的人,就是这么一个已经深陷在大理寺监牢中的人,却依旧搅的整个朝堂战栗不安,搅的外面血雨腥风。

  看着那个都不知是生是死的人,他忽然就从心底生出了一丝恐惧的敬畏,眼前的人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无论最后宋离的结局如何,他都不能死在自己的手里。

  “开门,将炭火搬进去。”

  牢门上已经锈迹斑斑的锁被打开,两个狱卒搬进来了一个炭炉,后面还有人跟着拿着一套干净的衣服和棉被,还有人拎着一个食盒。

  宋离听到声音才慢慢睁开眼睛,眼前有片刻的模糊,他再次闭眼缓了缓神儿睁开,眼前这才恢复了清晰,总是狼狈至此他的脸上也没有丝毫低头的模样,只是淡淡瞧着赵成,嗓子充血让他的声音嘶哑无比:

  “赵大人这是做什么?”

  赵成算起来和宋离并没有什么过节:

  “陛下有过旨意,不得屈打成招,如今确实没有证据能证明你确实受了那三万两银子,这些算是为同僚的心意吧。”

  赵成不愿意得罪宋离,但是他一样不愿意在他面前姿态放的太软,既然没有证据证明他收了贿赂,他现在就不能算是有罪,他提供一些衣物被褥也算不得向他服软。

  宋离实在没什么力气,只是干笑了一下,烧了一晚有些干裂的嘴唇立时有血珠泵出,半晌他只说了三个字:

  “聪明人。”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赵成将那位兵部侍郎关在了宋离的对面牢房。

  那位侍郎从进来就已经吓的尿了裤子,宋离撑着身子将身上那已经快要黏在身上的冰凉衣服脱下,换上了干爽的衣物,身上重新裹了干净的棉被,一点儿一点儿挪着靠近炭火,若非昨天吃的那一粒药,他今日怕是早已经倒下了。

  骨节已经冻的僵硬的手微微触及那滚烫的铜炉,然后猝然移开,就像是第一次摸到这么烫的铜炉的小孩子一样。

  宋离反复试探了两次,目光盯着墙角同样在盯着他看的一只小老鼠,看着它看着光亮畏畏缩缩的样子,唇边抿了一丝苦涩的弧度。

  连烤火都没有一个愿意陪他的,他合了眼睛,任由意识慢慢昏沉,没一会儿的时间他忽然听到头顶似乎是有什么声响。

  他抬头看过去,就发现栅栏处蹲了一只不大的小猫崽,揣着小脚在上面叫,角落里的那只老鼠立刻窜的不见了踪影。

  那小猫瞧着不大的样子,似乎是想下来又不敢,也不知道它是怎么上去的,它似乎看到了宋离在看他,也看向了他,喵呜地叫了一声,宋离倚着被子看着它,微微伸手,那猫仔又叫了一声。

  宋离沉思了片刻,最后勉强扶着一旁牢房的栏杆费力地站了起来,周身僵硬的关节都僵硬的厉害,一动之下胸口便阵阵抽痛,他依着栏杆喘了半天,那猫仔便一直看着他,半晌宋离才挪着步子走到了窗下,轻轻抬起些手臂。

  那小猫儿在上面来回踱步了两次,最后一跃跳到了这人的手臂上,宋离的手臂也无力垂下,身子向后踉跄了两步。

  小猫却牢牢地黏在了他身上,宋离重新靠回了被子里,他低头看赖在他身上的小家伙,一身的毛都没有太长齐,也不知道在这冬日是怎么活下来的。

  小猫感受到了身前暖炉的暖意,从被子里探出脑袋来,抬头正对上了宋离黑沉沉的目光。

  就这样宋离无力地靠在血迹斑驳的墙上,身侧被角处蹲了一只巴掌大的小猫儿,一只毛茸茸的脑袋凑在身前的暖炉边。

  这一天赵成都没有提审宋离,大理寺的审讯室一波一波地提审今日进来的犯人。

  夜里是狱中最难熬的时候,黑暗总是能带来人心中最恐惧的一面,尤其是这死了不知多少人的牢房,只是可惜了,宋离对这些早就已经失去了敬畏。

  对他来说最难熬的是夜里的冷,炭火已经渐渐熄了下去,小猫也钻进了他被子里面,外面再一次传来了声响,是牢头,牢头又再一次送上了新的炭火,这一夜总算不至于像昨天那样难熬了。

  宫内,李崇有些定不下来神来,他在想明天京城中还会不会出现同样的信件,其实这个问题不光他在想,所有的朝臣心中都在想。

  太阳照常升起,第二天终会来临,甚至有不少的朝臣已经派了家丁在门口看着,一有发信纸的立刻回禀。

  但是这一夜平静地过去了,没有和昨天一样沸沸扬扬的纸片子,但是岩月礼的府上却依旧收到了五封信件,和昨天一样。

  李崇早早便起来了,然后便等来了呈上此信件的岩月礼,这五封信件不光记载了这五位朝臣收受张朝理的孝敬,还有他们收地方官员银子的信件。

  “陛下,可还要查?”

  李崇并不退步,不知为何他对宋离的手段有一种莫名的信任:  “查,和昨天一样。”

  今日没有百姓围观的轰轰烈烈,但是依旧让朝臣瑟瑟不安。

  就在王和保准备进宫觐见小皇帝,逼他放弃处置的时候,京外忽然传来了一个消息。

  “首辅,京外来报,张朝理在剿匪时死于西南马匪的刀下,吕芳畏罪自杀。”

  同样的消息也飞速传到了宫内。

  李崇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个念头便是宋离杀了张朝理,只要张朝理和吕芳死了,只要处理了信件和账本,到最后宋离咬死不承认王和保曾经通过徐顺向他送银子,在京城如此人人自危的情况下,宋离大概率是白进了一趟大理寺,还是要被放出来。

  想通了这个关键,李崇便明白了宋离的有恃无恐,他忽然想见见他了。

  “张冲,去安排一下,朕要去大理寺监牢。”

  张冲惊了一下,瞬间便想明白陛下这是要去看谁,皇命不可违,他立刻出去准备。

  还是那辆车架,李崇坐在车架里面闭目养神,不知道那将京城搅动的腥风血雨的宋离此刻是个什么样子。

  赵成在看到皇驾的时候匆忙跪下相迎,他可还记着,就是这位小皇帝下中旨着督卫军将这些人都下狱的:

  “微臣叩见陛下。”

  李崇抬了抬手:

  “起来吧,宋离被关押在哪?带朕过去。”

  赵成怎么都没有想到这大清早的皇帝会亲自驾临这里去看宋离,他一时也吃不准小皇帝对宋离的态度,只怕他对宋离的照顾被小皇帝所不喜。

  他一边引着小皇帝从正门入内,一边向身边的人用了一个眼神,那人立刻快步冲到了后面的牢房中,将宋离的被子和炭火都撤了出去,宋离身边的猫仔探出脑袋,小爪子还扯着被子,宋离听见它喵呜的叫声才睁眼,将猫仔拉了回来。

  牵扯之下他咳的越发剧烈,没了被子的遮挡,只着了两层的衣服直接靠在冰凉的墙壁上,身子都抖了一下,不过他还是将小猫盖在了袍袖下面。

  嗓子中的腥甜再也忍不住,他想要掏出帕子,却发现身上空无一物,腥甜的液体借着咳嗽溅在了身上和面前的干草上,他只能用衣袖擦了擦口唇。

  外面杂乱的脚步声响起,似乎来了很多人,只不过他实在没有精力去看了。

  这古代的牢房李崇是第一次进来,一进来便和外面是两个天地了,似乎空气中都透着糜烂和腐尸的味道,让他几欲作呕,越是往里走越是昏暗,有些死囚时不时发出不似人类的声音,这里确实是李崇生平从未踏足过的地方。

  他甚至需要忍住呼吸来调节马上涌上来的恶心感,他忍不住问:

  “在哪?”

  “陛下,就在前面了。”

  终于这层牢房走到了最里面,透过栅栏李崇一眼便看到了那牢房的模样,和方才路过的所有牢房都并无不同,只有一张极为简单的床,上面有些干草和一个看不出颜色的被子。

  而那个消瘦的人影,就那样瑟缩地依靠在冰冷的墙壁上,他微垂着头,合着眼,脸色白的吓人,甚至不知是生是死。

  李崇的心猛然一下收紧:

  “开锁。”

  宋离此刻已经是半昏半醒,听到耳熟的声音这才勉强睁开眼睛,便看到了那个身穿玄色披风,带着明黄领约的熟悉身影,一瞬间他有些分不清现实和梦境。

  锁被打开,李崇一步跨了进去,一眼便看到了宋离身上喷溅的血迹,和他袖口那明显的血团,瞬间转头开口:

  “你们用刑了?”

  赵成也不知道宋离那一身是怎么回事儿,几乎是立刻辩解;

  “没有,陛下有旨,臣怎敢用刑?”

  宋离的意识这才清醒了两分,他撑起些身子才发现是李崇真的来了。

  “陛下怎么来了?这天儿多冷。”

  平缓的语调,有些沙哑的声音,一如宋离在华清宫给他讲故事的时候,若不是地点如此不对,李崇甚至恍惚以为他们还在华清宫。

  作者有话要说:

  督主这一章应该算是美强惨吧

  小皇帝终于来看督主了

  安利隔壁完结文,大梁三部曲一《外科医生的王府生存指南》

  下一本预收,大梁三部曲三《废帝》

</div>

</div>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言情小说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