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朕是谁?

第5章 朕是谁?

  皇帝就是皇帝,哪怕是个傀儡皇帝该有的待遇还是一样也不少的,周炔被扶着躺了回去,由太医重新把脉,待太医退下,宋离看着李崇已经被冷汗打湿的寝衣开口:

  “陛下此刻不宜挪动,伺候陛下擦身更衣吧。”

  说完他便起身走向外间,把脉的御医也跟了出去。

  宋离话音落下,立刻有一排的侍女,手中托着铜盆,花瓣,棉巾和干净的明黄色寝衣立在一旁。

  为首的侍女身穿了杏花色宫装,鹅蛋脸,一双杏眼让人只一眼就能让人心生怜爱,她福身请安后才上前,附身便要为他解开寝衣腰间的绸带,女子身上的熏香几乎是立刻便窜如了周炔的鼻间。

  他的身子微微有些发僵,但还是没说什么,任由侍女为自己脱掉了寝衣,但是下一秒他实在是坐不住了,因为这女孩儿的手落在了他的裤子上,很显然是要为他脱裤子...

  他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一个现代人他自认比古人是要开放多了,他又不是大姑娘也不怕被看。

  但是眼前这小侍女眼瞅着就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放在现代还是个中学生呢,让这小丫头给自己脱裤子,擦身子,他还没有变态到那种程度。

  “朕自己来,都退下。”

  陛下要自己来?周炔的话却让这一屋子的侍女都惊慌地跪了下去,周炔实在是无奈了,怎么沟通就这么费劲?原主之前脾气很不好吗?  外间厅中,宋离坐在厅的侧边圈椅中,手扶了一下额角,脸色有些发白:

  “陛下情况到底如何?”

  “回督主,陛下伤了头,此刻正是思绪混乱的时候,对过往发生的事儿,认识的人都可能记不清楚了。”

  “可能恢复?”

  “这,这,民间这类情况有些人慢慢会都想起来,也有些人对过去的事还是模模糊糊,不过陛下乃是真龙天子,必有天地护佑,定会慢慢想起来的。”

  这后半句与放屁无异,宋离听完眉眼微敛,摆了摆手,太医这才鱼贯退下。

  他独自坐在厅中,抬头看向内室的方向冷沉的面容上看不出任何情绪,不记得旁人,只记得他吗?

  若真如此,倒是比先前的情况要好些,正当他出神的时候,便听到了里面的动静,起身回了内室。

  屋内宫女太监跪了一地,床上李崇的衣服被脱了下去,手撑在头上,脸还白着,想来是头还疼的厉害。

  他快步上前:

  “怎么伺候的?”

  为首的女官哪敢多说什么?

  宋离看向床上的人,此刻李崇裸着上半身,他这才上前:

  “陛下小心着凉,擦了身更了衣躺下也舒服些。”

  周炔可不想那一堆的小姑娘把他脱光了擦,此刻看到宋离也来了主意:

  “朕不认得她们,让她们出去。”

  宋离的目光中带着一丝的审视,但是周炔此刻根本不用装,这屋里人他确实是一个都不认识,陌生的根本毫不掺假。

  “将水留下,都下去吧。”

  一屋子的人鱼贯退下,宋离抬手,将衣袖挽起,转身又到了那铜盆前,将那绵软布巾浸在了水中,身后的周炔微微挑眉。

  宋离将铜盆端到了龙床边,手将那布巾拧的半湿抬眼:

  “臣伺候陛下擦身。”

  周炔愣了一下,不禁盯住了眼前的人,宋离此刻低垂眉眼,那双漆黑不见底的眸光没有落在他身上,这人身上的压迫感也少了几分。

  离得近了他发现这人还挺瘦的,挽起来的手腕比起他从前常年健身的手腕细多了。

  他又不禁想起来这人是个宦官,那就是太监,哎,也是被封建社会毒害的人,他眼睛十分礼貌地没有看向敏感的地方。

  不过虽然这人是个太监,不是十四五岁的女孩子,但是他也不习惯被人这么注视着他光腚,他直接从他的手中将毛巾拿了过来:

  “你转过去。”

  宋离抬眸,就见床上的小皇帝面上有两分不自在,倒不像从前面对他时候那种紧张与厌恶交织的惧怕,反而更像是不好意思?

  他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转过身。

  后背只能留给最信任的人,他不信任李崇,但是他信任自己,只希望李崇能聪明些,不要在这个时候玩什么花样。

  随后他边只听到了身后悉悉索索的声音,周炔方才折腾了一身的汗自己也难受,更何况还有个小太监端了一大盆的“金汁”进来,他光是想想都压不住的恶心。

  不用想也知道一个时代没有淋浴,他解了半天腰带才将这宽大的裤子脱下去,拧了毛巾前前后后擦了一通,这才拿过一旁明黄色的寝衣。

  照猫画虎地照着刚才的样子套上,头还是有些晕,他这才摊靠在了床头上:

  “好了。”

  宋离转过身就看到自己换好了衣服的小皇帝,他眼睛一扫便看到了他寝衣的带子系错了一条。

  这确实不是周炔故意的,他真的没穿过,不过这倒也正好符合了从未自己动过手的小皇帝人设。

  两人一时之间四目相对,一个眼睛里都是茫然空白,一个冷寂沉静看不出任何情绪。

  “陛下可还记得臣第一次见您是在哪里吗?”

  李崇只有十六岁,几乎没有怎么出过皇宫,身形也很单薄,带着独有的清瘦少年感,此刻头也破了,衣服也系窜了,一个人靠在床头上,便多了两分可怜的意味。

  果然周炔摇头:

  “不记得了,朕只记得你叫宋离。”

  脑袋破了还不是想忘记什么就忘记什么?

  宋离的目光直视榻上的人,李崇是他从小看大的,几斤几两他心里清楚。

  这是真的只记得了他的名字?所以也不厌恶他,也不怕他了?

  见他不说话,周炔主动开口:

  “刚才的太后娘娘为何称自己是朕的皇伯母,她不是朕的亲生母亲吗?”

  他醒来屋子里就这几个人,所以他问一句太后的身份也不突兀。

  “不是。”

  周炔果然微微睁大眼睛:

  “为何朕的皇伯母称太后?”

  “陛下是连自己如何登基的都忘了?”

  周炔低头,装作不安的样子,一句话也不说,一副又不知道又不想他看出来的样子,戏份做的十足十。

  他这一低头,头上的纱布正对着宋离,显得更狼狈了两分。

  两人沉默良久,周炔才低着脑袋出声:

  “你要是不想告诉朕就出去吧,朕要睡觉了。”

  说着他还扯了一下被子,但是扯完了被子还是抬眼看了宋离一眼,一副还是挺想知道的样子。

  宋离索性坐在了龙床前的绣墩上,还真的为他解释出声:

  “孟太后乃是光帝陛下的皇后,光帝并无皇子,光帝陛下大行后,兄终弟及,便由陛下的父皇当时的临江王继位,称梁洪帝。

  陛下是洪帝唯一的嫡出皇子,洪帝陛下驾崩后,陛下继承皇位,国号承平,如今是承平六年。”

  周炔没有想到这么复杂,也就是说最开始是他大伯当皇帝,但是大伯没儿子,大伯死了,他爹上位,他爹没了就轮到了他。

  他看着坐在一边的人,指了指自己:

  “朕今年多大?”

  “陛下年十六。”

  如今已经是承平六年,说明这小皇帝是十岁登基。

  他脑海里不由得闪过了历史上有名的年少登基的皇帝,顺治帝六岁登基,十四岁亲政,康熙帝八岁登基,十四岁亲政。

  而这原主现在已经十六了,看他如今这处境…肯定是没有亲政了。

  “那朕的生母呢?”

  “陛下的母亲孝德皇后在元兴二年仙逝了。”

  所以没妈的孩子像根草,若是孝德皇后做了太后,想必原主也不至于混成这样。

  他半晌开口:

  “朕如今什么都不记得了可如何是好?”

  他这个董事长现在手下一个兵都没有,他要想安稳地活下去,肯定得选择依附一方势力。

  而太后和宋离他选宋离。

  原因无他,就凭太后是太后,他死了,其他宗室子弟继位,太后就是太皇太后,而一旦牵扯到其他势力,宋离的权势会不会受影响就未必了。

  想来这也是宋离不那么希望他死的原因,既然如此,他倒是可以靠上去,先活下来,才能找机会回去。

  宋离看着小皇帝用一种求救的目光在盯着自己的样子,只觉得果然世事难料。

  孟氏这些年费尽心机手段得了小皇帝的信任,让李崇视自己为眼中钉,谁知峰回路转。

  “陛下先养好身体,臣自会为陛下解惑。”

  周炔确实已经很困了,昨天喝了大酒,醉了一晚,今天头上又搞了这么一下,他恨不得这是一场噩梦,闭上眼睛就又回到了熟悉的世界。

  他真的躺了下来,宋离也起身:

  “臣就在外间,陛下有事随时可着人叫臣。”

  宋离话落才拱手退下。

  到了外面,心神一松,周身的疲惫感骤然侵袭而上,连着心口处的抽痛都明显了两分,有些干瘦的手掌压在心口上,宁海立刻上前一步:

  “督主,要不要请李太医?”

  宋离撑着坐在一旁的圈椅中,声音沙哑疲惫:

  “不必,可见过张冲了?”

  “是,奴才已经着人给张公公带了上好的伤药,张公公明白督主苦心,绝无怨言。”

  宋离微微闭眼:

  “嗯,带话给他,他儿子的补缺不必担忧,让他好好养伤,十天后本座自会调他回华清宫。”

  作者有话要说:

  套中套,张冲是宋督主的人。

</div>

</div>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言情小说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