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吧>修真小说>周沉玉苏三千> 第二章行动前夜上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章行动前夜上

  哪边…

  燕红雪耳聪目明的,刚才季惊蕴楚君雅二人齐齐探头出来自然是看个真真切切,还能看错?

  说岀来的话免不得带酸气;刚进城就有人等你,玉哥哥挺招人稀罕哈…”

  “这话说的怎么那么酸,雪弟可是醋坛子打翻了”当着队伍里这么多年轻人的面毫不掩饰亲昵的管自己叫,玉哥哥,周沉玉则耻笑他肚量小。

  这声,“雪弟”任是燕红雪听得耳根发红,然而之前叫的那句,玉哥哥,明显是心生醋意他还当真了,气呼呼回拒;本帮主陪着你去鱼峰山兜那么久够好的,好不容易进城就不作三陪,你们慢慢聊吧。”

  说着就要走觉得小左挡了他的道顺势推了下,看也没看惹了他的人一眼,快走岀队伍时才想起什么,回过身来把个赤焰鼠往霍来天身上一放,然后转身离开。

  霍来天愣愣看着这幕发生,又不明白他俩哪个环节岀了问题,众人一时…”

  被手底下这么多双眼晴盯着看,任是周沉玉也不得不重新审识燕红雪在自己心里的位置,觉得自己就是太喜欢他,才会…

  还是凌霜上前提醒道;燕帮主哪儿,堂主还不哄哄去。”

  周沉玉想得有些烦躁的瞪了凌霜一眼没好气道;是你还是我哄,尽会来事!”

  凌霜立时不敢再多嘴…

  黄郃忙中偷闲从楼中走出,目睹这对主从不知因何当街拧上了,笑着打圈场;有事别在门口来事,玉言楼上那两位可还在等着呢?”

  周沉玉随之看了眼二楼,燕红雪不声不响耍起小性子来任是神经大条,没由来的败了兴致,视线又落到黄郃身上叹气;他们茶钱我付了改日再约!”

  “好吧?”黄郃无奈的目送着他们远去…

  楚君雅在楼上看到周玉言又率众走了,坐不住了忙问季惊蕴;这怎么又走了!”

  季惊蕴一耸肩;我哪知道?

  “二位得茶钱东家已经垫付上,若没事可以多坐会”黄郃上楼后只单单告诉他们茶钱已经付了,就再没透露出刚才楼下的事。

  席上二人对视一眼,都从各自眼中看出了不解及困惑!

  匆匆下楼来怎么也得弄弄清楚,否则回去也是难安,左右落花谷得事一并赶上,便离开聚斋阁?

  水谢居所在…

  带着满腹怒气燕红雪回到熟悉的宅门口,看大红的门分外不顺眼抬腿就踢,只听砰地声响动后,门是粗暴踢开了,由此惊动院内兄弟二人。

  携了兵器飞速蹿到后门蛮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哪知…

  不怪宇氏兄弟上赶着倒霉,燕红雪把满腔的怒气撒在他们头上;瞅瞅你俩一身肥肉象个龙城使的样子吗,尽会惹事从末消过灾解过难,真不知当初看上你们哪点。”

  还算二宇脑子转得快没有说出不该说的来,笑嘻嘻的颇有些讨好道;手下虽会惹事但咱效忠紫阳帮忠诚于帮主您呀,您不就看重这点嘛!”

  “小心气坏伤身,咱甭处后门回屋去”一宇在旁边说着好话边把人往正屋领,其实用不着多废脑子能把帮主惹得炸毛除了那人外,还真没第二人敢这么做!

  院内闹哄了阵后又归于平静…

  去往总堂得路上

  一众年轻人因为快到家了个个兴高采烈的,那分外迫切的眼神以为是在鱼峰山受了虐一样!

  没人谈及百多个日日夜夜关于鱼峰山的多情飒爽的自然景致,鱼峰山的神秘处处可拿来供人说道,却处处让人闻之色变。

  一路上周沉玉显得心不在焉他们聊了些什么转瞬就忘,更沒心情渗和凌霜他们的小圈子,往轻了说周沉玉躯壳虽在其魂早以被燕红雪一并带走!

  总堂城门外

  顾孔武、徐不谦,姚长青,韩月在各自副手簇拥下浩浩荡荡站了一排,闻讯早早便赶到门口恭迎堂主一行…

  让他们感到诧异的是领着天香,青火现役或预备弟子归来的人,正是任命楼内总使得霍来天,天香周氏兄弟。

  唯独正主不在其列!

  姚长青不由得皱起眉头,问凌剑道;就你们吗?”

  众人行礼毕纷纷直起腰来沒明白姚长青这话的意思,因而面面相觑,凌剑敢忙回道;本来是堂主带队的,可堂主心情不嘉便交由总使了。”读书吧

  堂主不在这儿,哥说这些有什么用”凌霜说这话时几乎没表情,大概洞察到周沉玉要去找谁的原故,自是赞成的…

  他们哪儿知道呀周沉玉只是不想被这么多人围着而以,哪就同他们说的放下身段找燕红雪!

  白玉楼内一派祥和安宁的景象

  听到好友回来的消息北宫宇高兴及了一高兴便亲手制作了两样家乡的点心,由着徒弟端着送进明亮宽敞的议事厅。

  并摆在周沉玉眼前,看出好友近段时间身形未变想必还可以,就是气色算不上太好总感觉他内在已经发生了质的改变,才短短两个月应该不止于,北宫宇就是这么觉得!

  “还是济城的滋味,只有宫宇这才能有幸品尝,”

  周沉玉只是尝了点便因此而发,看好友还站着一伸手道;宫宇坐!m.book56.com

  北宫宇随即坐在旁边,闻言有些汗颜:父亲教得每一样皆熟记于心,唯有甜点历来是短板除了玉言你觉得味道好,真没外人?”

  “无妨!世人都有擅长和短板,只要记得你宫宇是最好的”

  周沉玉向来不怎么夸手底下的人,今天只为他北宫宇破例!

  日常与燕红雪之间所说种种,不过是增近感情的蜜里调油的花式招数,细思起来周沉玉说不上是真喜欢他仅是单纯地想拥有,说起来也可笑,他们本该是深交多年的好友兼死党。

  现实却变成了各自最不想直观的那个,周沉玉不后悔自己选择他,所作所为皆不后悔,红雪,你呢是或后悔来这还是说后悔有这种思想得好友?

  人生漫漫失意冗长,何必悲观…

  厅中的气氛伴随着两人的沉默,而陷入寂静静得连呼吸末必敢大声,就怕打破这儿的安宁…

  何谓好友!北宫宇见他沉默跟着沉默,不逼,失意时找人宣泄北宫宇能做的仅是陪他失意,不劝、遭人质疑发难时,北宫宇能凭一己肉身档着许多的流言而不听!

  以上能占其一便很了不起。

  想得多了便觉内里一根筋突突乱跳,没来由一阵心浮气躁,这是周沉玉从未有过的陌生体验,眼前浮现着燕红雪怒气冲冲离去的身影,似乎预示着他再不去可能就晚啦。

  “玉言有件事想讲你听听,不知有没有兴趣!”

  论沉默的功底明显就不是那人的对手,何况也没打算比比谁沉默得更久,北宫宇笑着打破沉静道,

  话刚落地周沉玉腾地站起身然后大步朝外走,中间连个缓合余地都没给北宫宇师徒留,等他们奔出来时,那抹青影早以在老远,叫是叫不应只得…

  顾孔武在外说了会话领着人将将走进门来,迎头赶上周沉玉正接近这儿,心下一喜有意等他过来便沒再往前跨一步!

  等得过程中,周五瞧出些许不对劲的地方,周沉玉脸上依旧平静得泛不出半丝波动,但那双清亮的红眸隐约交杂着些许焦虑、惊慌及无措!这是周五从未见过他有这样反常时候,记忆中的他向来是自信、沉稳,睿智的哪怕山崩地啸,极少象现在这般失态过?

  这是种害怕失去的正常表现,周沉玉不觉得亲自上门安抚就是掉价,相反的不去才真会后悔今日所行。

  所以他选择顺应心声做认为对得事…

  见他迎面走来霍来天忙将赤焰鼠奉上,周沉玉无言甚有言的瞥一眼立中间得顾孔武,尔后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这…”撇下原地一众人大眼瞪小眼

  还是顾孔武没被这个突兀的插曲自乱阵脚,沉卓吩咐起凌氏兄弟等人道;堂主没带人你们几个随身保护,这段时间本堂就在议事厅等着你们,快去!”

  令出即行凌氏兄弟及小左急冲冲的扎岀门外。

  众人身后两扇洞开的铁门缓缓闭拢,还有他们一颗犹自忐忑的心?

  见到北宫宇师徒依留原地年轻的姚长青当面盘问师徒仨;北掌事你方才跟堂主一起,又说了些甚么。”

  哼!我师傅可什么也没说,谁知道他突然就走了?”站在北宫宇右边的白衫少年鼓动两腮帮子气呼呼的怼姚长青?

  北宫宇面对来自姚长青的盘问半点也没畏惧,反而横记眼刀给了自己徒弟,没有为自己分辩。

  “唉,进来吧大家”

  顾孔武心里跟明镜似的左右管不了,但愿燕红雪别犯倔,否则难以收场!

  水榭居后门

  周沉玉一头扎进大开的院内没有见到宇氏兄弟,连同正房也是铁锁把门,门缝里斜插着张字条,是主人特意留的…

  拿到手一看气得周沉玉心尖颤抖当场焚烧成灰被风一吹满天扬扬洒落。

  “燕…红雪”几乎是挤出牙缝无视掌心早以鲜红触目,火辣辣的刺痛感反而让他清醒,不让燎原的心火烧去唯有的一丝理智,

  燕红雪直接来个一走了之连和解的余地也给省了,他走得可真洒脱从头到尾自己就一单相思,或许说的那些话做过的事在他眼中看来,不值得提及

  早晚你还是我的…

  明白人走屋空,周沉玉也没派人寻回主从仨爱走就走吧

  “堂!字岀口凌霜一把捂住小左的嘴,带离门外发些呜呜呜啦啦的怪叫,极力摆脱来自于身上这股子制梏,越是不安份凌霜越是加重几分力道,只为让小左老实点!

  凌剑不堪吵扰照着小左屁股就是一巴掌呵斥道;闭嘴!”

  脸皮薄的小左臊的果然安静下来没有再起丁点风波,又等了会凌霜便自动放开了他。

  日以偏阴…

  巷子里凉风习习倒也不觉得闷热

  途中凌霜沉不住气悄悄扒门边往院内看了眼,这转向角如何看得到人,便又往里面跨了大步,才见到周沉玉人安安静静坐在门阶上,双手抱着头只有青色衣袖遮在眼前,维持着现有姿势纹丝不动。

  哪怕觉察到凌霜的气息也没任何反应…

  叹息着往后退回巷子里,留下时间给他想通…

  直到傍晚天将黑末黑

  周沉玉快步从空荡的院内走出,停在后门又恢复以前惯有的冷清!

  凌霜开玩笑道;堂主想通了?”

  周沉玉嗤笑一声没回答是否想通这个问题,绕过其余仨往巷外走。

  就算季惊蕴楚君雅没把落花谷今晚劫囚的事报之给顾孔武,落花谷要是不来这么一遭徐不谦也是不信的,如今来了正合他们的意。

  不怕沒准备就怕你不来…

  云苑所在一片灯火辉映

  主从仨顶着夜色穿过片花圃抵达楼门口,小左倚着一侧的门无聊的望着天上零散的几颗星星。

  凌氏兄弟也是守一处默默等着里面人岀来!

  半盏茶末过周沉玉在隔间简单的沐浴番,换上袭青蓝色长衫,肩头两侧各用银丝缀着路墨亮小圆片沿着中路线条往下,又在背后采用浅色线绣了几朵蓝莺花以示点缀,越加俢身挺抜。

  梳拭齐整得红发配上顶矮空黑纱发冠,衍生而出四根镶嵌珠翠的长长触须柔顺紧贴着两侧发丝上,显得凌厉而不俗气?

  再是这张比罂粟还要令人见之难忘的脸庞,透露出凛冽的冷清,没人敢掩其锋芒,就象把剑可以任你驱敌千百,一旦锋芒锐闪伤已无形!

  额间的烈焰火红夺目,如同他一双嗜血而妖异的红眸。

  凌氏兄弟看愣了还是小左清咳一声提醒才晃回神来,一笑忙上前带路,小左紧随其后,闻着自周沉玉身上散发出来的淡雅花香,整个人迷醉其中不辩南北!

  酒香弥漫的水泉厅内

  顾孔武等人各自落坐已经许久碗里的酒并未动过只为等一人,徐不谦早在白玉楼领命下明宫做准备所以暂时不在,给他留着位子。

  今晚他们喝着酒等着内应放落花谷中人进来,不好好玩玩怎么打发时间呢!

  就算落花谷中人不来他们也不可能长久留着那两人不处理,只不过有人甘愿接手拖累何乐而不为,左右快死了就让聂冷心最后头疼一次!

  能找到凤焱草就看他们运气…

  一阵花香飘进弥漫着酒香中,正主光临?

  席间众人纷纷起身见礼,周沉玉出手下压示意他们随意,之后落坐上席。

  楚君雅当着顾孔武一干人的面,端起碗酒笑吟吟的来到上席,不容推拒的语气;周贤弟端面前那碗酒,干了它。”

  周沉玉没有端起酒而是绕有兴味盯着眼前的楚君雅看,浅浅一笑;君雅记得你是不喝酒的,莫不,记错了!”

  席间其他人也觉楚君雅这么做有失妥当,倘若都学他端碗酒就去上席,一碗碗的敬怕是酒量再好,也受不了轮番式灌法,自然由季惊蕴及时制止。

  见到好友一脸的殷殷期许不忍拂了君雅的面,周沉玉还是拿起摆在面前那碗酒,砰!互相碰了下双双掩袖饮尽,然后露岀空空的碗底!

  “酒量还不错呀,为兄小瞧贤弟”楚君雅心满意足的夸赞道。

  周沉玉谦虚道;与令兄君威相比,微沫酒量哪上的台面,大哥客气了!”

  楚君雅笑嘻嘻又道;好就好,改天咱私下切磋切磋?”

  “行,大哥安排”有了周沉玉最后这句话无疑让他喜不自禁,乐呵呵的回到自己位子上。

  凌氏兄弟在厅门口瞧得厅内二人拼酒那幕,卓实让兄弟两人捏了把汗,上席那人身体什么情况没有比他们更了解,如今还贪酒就不怕…

  立时不敢深想下去但希望于副堂能照应着。

  顾孔武那边的楊灵冰见状端杯酒起身冲着上席,嗓音清亮柔和;此杯代表雷火全员敬堂主?”

  众人念楊灵冰是女人更是个挑起一门重任的女巾帼,当得身为男人的他们敬佩,自要格外宽厚…

  姚长青岀奇的没在楊灵水拿起那么小的一杯酒就来敬,而嘲讽她!

  打量着楊灵冰几眼莫名想起鱼池楊栎扬,虽是姐弟从哪儿看看不出有何相似之处,周沉玉随口一问;楊栎扬是楊门主的弟弟。”

  从他口中提到弟弟的姓氏,楊灵冰即是惊喜又觉意外:“堂主是在哪碰见他的…”

  第二杯楊灵冰敬的酒周沉玉自要接下,脸色如常连半丝饮酒后的醺然都没有,然后就简单与她述说了遍,自然没提沧翠亭那段短短几句的闲扯。

  “鱼峰山那么大硬是撞见两次,堂主可谓是缘分”

  切身领教楊栎扬缠人的功夫,周沉玉不得不承认是缘分,只有缘分才能两次遇上对方。

  应附完楊灵冰!!

  轮到姚长青列队出来举着碗酒,热情扬溢道;场面话就不说了,卑职这碗是给堂主您接风洗尘的!”

  “嗯,好”周沉玉正准备端起第三碗酒,厅门外突然匆匆闯进一人来,黑色衣装把个头脸包在其中,从身形看不出什么,偏偏眼睛毒得很。

  黑衣汉子视厅内其他人若无物,上前对周沉玉耳语起来,足足有两个呼吸的间隔才见对方稍微往后退了点点,周沉玉做似纳闷道;秦家坊离龙城不足三十里地,一日带休整也不该才赶这么点的路,舅老爷肯定提岀要去哪听戏?”

  依对苏三千的了解长时间卧在马车里疾行赶路肯定受不了,非得闹些什么出来。

  黑衣汉子恭敬回道;恰逢秦家坊集市内有搭台唱戏的,舅老爷听到后非闹着要出马车望望风,这不…今天没走成!”

  “罢了!协助点木峰有劳了翎羽?”周沉玉又一次嘱托他道。

  翎羽退出众人视线,周沉玉点名姚长青左边那个久未发言的仇天;这个翎羽不错仇香主可否割爱?”

  仇天面露一脸为难艾艾了半天,才回道;翎羽好不容易有次岀去的机会,还没兜热乎就叫他回来不好?”

  “等他回来也行!”周沉玉做出让步也是难得,仇天如何能不识趣。

  厅中气氛欢快~

张阿伟嘿嘿笑道,明明很欠揍的表情却还要努力装做一本正经,丝毫不介意陈牧的鄙视。

读书吧

酒馆内灯火昏暗。

坐在对面的陈牧,此时却是一副精神恍惚的模样。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言情小说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