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吧>历史小说>锦衣状元顶点>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不见棺材不落泪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不见棺材不落泪

  城北德胜门这场骑兵突击,被杨一清看作是拯救大明最后的希望。

  但可惜他低估了敌人跨越时代武器的威力,也高估了己方骑兵突袭的效果,两万骑兵出城不久便被猛烈的炮火压制,随即就是密集的射击声响起,大明骑兵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折损。

  杨一清人立在城头,看着天上源源不断飞来的“流星”以及遍地开花的火炮溅射人仰马翻的场面,还有机枪射出的弹幕中夹杂着的曳光弹的弹痕,那种全面的火力压制让他感觉到深深的绝望。

  “杨阁老,城东狄夷已在往城门口进发,您还是撤了吧。”

  此战已无胜算,环绕周边的将领都在为杨一清感到可惜。

  杨一清道:“伏兵埋伏于城外民舍中,道路上埋设火药,随时准备引爆……”

  将领道:“狄夷火炮覆盖下来,城外没有一处民舍还立着,就算是埋设火药也会立即被引爆,东直门已没了,只怕城墙也守不住。”

  杨一清怒视面前的将领,差点就想把这个泼冷水的家伙杀了祭旗。

  但他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似乎明白了有些事不能以他人力所能改变。

  此时兵部侍郎李承勋走了过来,一脸凄哀之色:“杨阁老,陛下以吏部桂尚书,派人往城东将张尚书释放,随即发出诏谕,正式解除您的军权。如今各处军权皆受张尚书节制。”

  李承勋说完,他身后涌来一队锦衣卫,看来是要把之前擅权自专的杨一清给拿下。

  杨一清怒问:“张秉用呢?让他来见我!”

  “杨阁老,张阁老毕竟出使过敌营,拿到了讲和的条件,此时大明明显不敌,如何与强敌抗衡?形势危若累卵,张阁老已入宫面圣去了。”

  李承勋之前一直站在杨一清一边,但现在对大明守军而言,大势已去,失败已经是无法改变的现实,为避免身后骂名,李承勋只能无奈接受皇帝的谕令。

  杨一清面如死灰,一队锦衣卫冲到他面前,走在最前面的南镇抚司镇抚使陈寅拱手道:“杨阁老,抱歉了,在下奉皇命拿您去面圣。请不要让我等为难。”

  “此战尚未结束……”

  杨一清说到这儿,看向城外,希望有奇迹发生。

  可惜,事与愿违,城外大明骑兵已经失去继续作战的能力,骑兵本来是从德胜门出城,但溃兵似乎怕从德胜门回来会被杨一清当场处置,干脆往其他城门去了,对面的火炮声已不再密集,显然大明骑兵已丧失作战能力。

  最后的负隅顽抗,一点结果都没有。

  “唉!”

  杨一清颓然地叹了口气。

  ……

  ……

  皇宫内。

  朱四见过张璁,了解到城外敌军兵马总指挥乃是曾经跟随朱浩一起出征海外的关敬。

  “贼酋是朱敬道吗?”

  朱四眼神中似乎透出一些希望。

  如果是朱浩的话,有些事好像可以转圜,毕竟兄弟情义在那儿摆着。

  张璁道:“陛下,如今各地勤王兵马,陆续往京师汇聚,但以目前城外敌人的情况,来多少都是杯水车薪,何不……”

  “你是想让朕出城投降吗?”

  朱四问出这句话时,并没有显得多生气或者悲伤。

  似乎在他看来,这也不失为一种不错的选择。

  张佐急忙道:“陛下,不能降啊,奴婢可以拼死护送陛下出城。”

  朱四道:“朕此时是不是应该自我了断?这样大明就可以仍旧存续,底下那些人就可以堂而皇之拥立新的君主,继续抵抗到底?另外,就算朕归降了,是不是最终也是死路一条?”

  张璁回答道:“陛下,贼军只说陛下归降或可保住皇位,甚至永享富贵,但不知是真是假。”

  “挟天子以令诸侯!这倒像是朱浩的作为。”

  朱四在这一刻,终于不再把朱浩当朋友看。

  背叛友谊的人是朱浩,而不是他朱四!

  张璁叹道:“城外贼军说会在天明前发动攻城,而且说要将京师夷为平地。城北杨阁老派兵出城,只怕会激发矛盾,请陛下早做决断。”

  “不用着急。”

  朱四这时候反而冷静下来,摆摆手道:“朕倒要看看,他们怎么杀进来!你先等着吧!”

  ……

  ……

  张璁一时懵了。

  皇帝明明怕到要死,已经有了投降的打算,怎么事到临头,却突然变得硬气起来?

  等他退出乾清宫后,似乎想明白了。

  朱四有逃出京师的打算,现在大概是觉得城外的敌人想借助他这个皇帝的名号,镇住整个大明,或者敌人没有统治大明的实力,朱四这個皇帝的名号还有用。

  所以朱四觉得,还不如等开战后,看看是否有机会趁乱逃出城去,如果没有再决定是否投降。

  张璁很着急。

  这不明摆着是在投机吗?

  大明将士和城中百姓的生命,在皇帝眼中便如此不值钱吗?

  “张阁老。”

  张佐出现在张璁身旁。

  张璁急切地道:“张公公,可要赶紧劝说陛下,事情拖不得。”

  “咱家自然知晓,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张佐道,“敌人来势汹汹,换一个月前,你能想象形势会恶化到今日这般田地吗?陛下乃大明之主,一切都要以陛下的意见为先。”

  张璁苦笑不已:“所以大明京师可有可无?”

  张佐道:“如果把完整的城池留给贼寇,那他们便可以以京师为屏障,各地勤王兵马要重振大明国威,只怕难上加难。”

  张璁摇摇头,懒得跟张佐争论,道:“那在下这就前去城门驻防。”

  “不必去了。”

  张佐道,“去不去意义不大,还不如留在宫中,伴驾左右……宫中快马已备好,只要城中一乱,陛下就要混在百姓中出城,一路赶往安陆……”

  张璁稍显惊讶。

  之前皇帝要出城,还特意准备了车驾,宫里太后、皇后、妃嫔等眷属一大堆,这次皇帝直接就要……策马跑路?

  那皇后和太后怎么办?

  那些妃嫔不要了?

  只顾着自己?

  张璁瞬间明白过来,皇帝为何这会儿不着急投降,皇帝有了“孤注一掷”的想法,那就是只身跑路,躲到天涯海角也要维持其自由身,只要出城后跑到安全的地方,号召天下兵马勤王便可。

  张璁很想说,这也太想当然了吧?

  ……

  ……

  黎明时分,战事正式开启。

  城外兵马从京师四个方向同时发起攻城。

  先以火炮开路。

  城东东直门最先被攻破,随着城门陷落,城墙塌了半边,大明将士此时早就已经躲进城内民舍,很多人悄悄把甲胄换下来,准备装作平民百姓逃出城去。

  但显然城内无论是君臣,还是军民,都低估了火器的威力。

  朱浩为了这一天,可说在海外苦心经营数年,这次带回来一千条船,十万大军,同时火器和弹药数量,是大明军民想象不到的。

  说要夷平,绝对不带含糊。

  城墙没完全塌陷,坚决不往城内走。

  “陛下……”

  当各处把城外敌人攻城的手法,也就是彻底夷为平地、寸草不留的作战方式说出来后,朱四立即就懵了。

  “百姓性命……也不顾了吗?”

  朱四本来还以为对方不攻城,是因为顾念百姓安危。

  他就是想混在百姓中伺机出逃。

  现在看来,好像行不通了。

  张佐道:“陛下,看样子,敌人要一步步平推到宫门前。而且天上掉下来一些纸张,说皇帝不仁不义,连累百姓遭殃,若陛下不投降,城内一人都无法出城!”

  朱四道:“贼酋一定不是朱浩,他不会这么做!应该是他死了,关敬他们来找朕报仇。可问题是,又不是朕杀的朱浩!对了,陆松人呢?还有陆炳?”

  朱四整个人都慌乱起来。

  “陛下,现在不归降的话,只怕没机会了!城东城墙已完全塌陷,其余各处,也已经无法支撑!”

  张佐此时也感觉到大势已去。

  别说顽抗,就算现在投降,都不知道能不能保住性命。

  “派人出城!派人出城!朕同意归顺!”

  朱四考虑一切的先决条件都是自己的小命,他本来想拉着城内的百姓当肉盾,而他自己想办法逃走,当他发现城外的敌人准备拉着城内大臣和百姓跟他陪葬时,朱四终于知道自己无路可逃。

  ……

  ……

  尽管朱四在关键时候幡然悔悟,但这场战事要在这节骨眼儿上停下来也不太容易。

  快到天明时,战事不过进行半个时辰,京城此时只剩下城南的城墙还保持完好,剩下三面城墙早就已经是千疮百孔,城门皆都塌陷,城墙多处损毁。

  当张璁再次代表大明出使时,城外炮兵也不给面子。

  以至于张璁根本就不敢出城。

  好在朱浩知道朱四怕死的性格,在以印加帝国枪兵发动巷战前,给出一定缓冲期,终于让张璁有机会把投降的国书带出城来。

  随后朱浩下令,四面攻城的势头先行停息。

  关敬会见张璁。

  张璁俯首道:“大明皇帝陛下,愿意归顺新朝。”

  “不是新朝,是华夏帝国。”

  关敬强调了一句。

  以他那薄弱的政治思维,不明白张璁为何要说是新朝。

  其实张璁这么说的目的,更像是在提醒城外的攻城兵马主帅,你们干脆就把皇帝杀了得了,你自己来当大明皇帝,这样我们这些臣子继续当新朝的臣子,大家其乐融融。

  至于那狗屁皇帝,死就死了。

  关敬道:“一个时辰后,让你们的皇帝,率领群臣出城投降!这是给伱们的赦令。”

  张璁把所谓的赦令拿在手上,叹息道:“本使节这就回城,请阁下遵守约定,放过城中无辜百姓。”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言情小说吧

网站地图